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17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魔改原作剧情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

*电脑端走头像,手机走:
16
18
―――――――――――――――――――――――

来栖晓并不清楚雨宫莲在想什么,而他自己所想的对比雨宫莲来说,必然是南辕北辙。

经历过无数轮回的他,唯一清楚的只有一点,就是无论何时,“伙伴”是非常关键的。

轮回是一个局,一个无法预测也无法改变的局。假如已经清楚了最终结果,也已经清楚了所有过程。虽然当下局面出现了难以预料的变化,过往的经验很可能没有直接套用的地方,但从中积累起来对事件的敏锐直觉,也往往可以在判断或者斟酌事件之时起到关键作用。

就譬如现在的情况下,雨宫莲想的是怎么样给怪盗团裁员,而来栖晓想的是雨宫莲这个人。

换言之,雨宫莲这个变量在这个世界的位置。

很多人都会将自己的故事或者是自己这个人放在所谓的“主角”位置。而实际上,主角是谁,往往会是未知数。世界上有那么多碌碌无为的人,就有被那些“普通人”所衬托出的各式各样的“主角”。

但当来栖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一年时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结局”往往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而是被自己遇到了的人所左右。

有那么几个周目,因为自己根本想不起来要去找记者,所以最终自己的裁决由两个月变成了几年。

虽然因为轮回的缘故,自己依旧只是进去了两个月而已。

相对于记忆已经模糊得不行的一周目而言,具体怎么做的已经记不清,但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当初的自己成天就知道学校和印象空间两条路来回转,不是很关心他人状况,似乎还将双子的话当耳旁风。现在想想当初那个目中无人的自己,就觉得讽刺得不行。

来栖晓突然发现自己具体最终怎么胜过伪神的虽然也不是很清楚了,虽然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毕竟轮回次数已经这么多了,积累下的记忆已经这么庞大了。估计起来应该和之后的十几次差不多吧,做出选择,然后通关印象空间。

要说起来,唯我独尊谁都想过,但真正完完全全做到了的除了暴政者,可能就只有中二病了。

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维持人际关系都很重要。

有些人愿意动用一切手段在最危难的时候帮一把,有些人能够可以在他们擅长的方面给予你启蒙。虽然不是所有人都会伸出援手,但如果没有维持住那点人际关系的话,必然没人协助。

所以来栖晓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在这个多了一个“自己”的世界中,很可能自己并不是主角,无法左右未来的一切。真真的主角很可能是眼前的这位名叫“雨宫莲”的二重身。也许自己是伪神眼中的另一个笑话,但无论如何,自己都有义务将这一次结局引导向正确的一面。

仅仅只是因为看见了点点希望。

实际上从第一次梦境中那灰尘厚重的废弃牢笼般的天鹅绒房间就可以看出来,自己不可能是能够主导这个世界走向的人。假如主导世界的“英雄”内心是那样一个破破烂烂的样子的话,岂不是连自己都无法救赎了?仅仅轮回一次的雨宫莲才更有可能是主导者。

更何况那个夜晚的梦境里空无一人。

第二天从雨宫莲口中证实以及实际进入之后,很明显能够发现是谁同时拥有真神和拉雯坦加持。来栖晓就将自己的地位放得更加低下。

即使说起来,自己拥有钥匙,看上去可以随意进出天鹅绒房间,和拉雯坦面对面交流,但雨宫莲只能在固定的点进入天鹅绒房间。但这些与真正自己所接触到的比起来,不值得一提。

雨宫莲的态度以及选择,直接会左右未来的发展。

来栖晓现在很矛盾,自己完全想不通为什么雨宫莲会有让怪盗团裁员的想法,这种出格的思想与他实际行动时的保守选择完全不一样。对比自己这个几乎能算是颓废了的马戏团狮子,只是想要玩弄一下二重身的出格举动来说,雨宫莲更像是初生牛犊一样,什么都不怕。反而会想出特别极端的想法。

这种感觉和明智吾郎一样。

不过说起来,在现在这个前提条件已经变化了这么多的情况下,明智吾郎会不会也变成一个能够改变的对象?

“莲莲,你觉得明智吾郎这个人怎么样?”来栖晓放弃揣测雨宫莲究竟是怎么想的,直接出声问道。

但很显然,雨宫莲在思考中被这么一问,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啊?什……啊,他啊。不是很清楚,搞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似乎,雨宫莲没有注意到明智吾郎的事。说不定明智吾郎是条破局的好路。

虽然雨宫莲这句话半真半假,不对明智吾郎上心观察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家伙可是次次都要将自己这个怪盗团团长给置之死地啊。雨宫莲可能不会很清楚明智吾郎如何,但来栖晓在无数次轮回后很清楚一些雨宫莲可能不会注意的事。

明智吾郎,需要一个人帮他拓宽思维。

明智吾郎的想法就是局限在某一个莫比乌斯环中一样,无法跳脱出自己的思维来看待这些事情,虽然在困境之中有人向自己搭把手的话自己的确会感激涕零,但后续的复仇脑回路实在是太过无解,但这个周目很可能可以改变明智吾郎这个人。

不过这样一想,来栖晓觉得与其和明智吾郎好好沟通,不如利用这个人,来达到套路雨宫莲的目的。所谓旁观者清,假如自己看不透雨宫莲身上的谜团的话,那就找一个更加有闲心的人代替自己搜索资料。

侦探大人应该会很乐意接受这份工作的,毕竟这可是来自“怪盗团leader”调查怪盗团现leader的委托啊。

怀揣着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情,来栖晓满怀恶意得揣测。

从某种层面来说,两位“双生子”最终想到的都是一个结果,找明智吾郎。只不过一个想的是利用,一个想的是寻求合作。

“莲莲,我觉得可以先按部就班把金城和鸭志田殿堂给攻略了,其他的都还不急,斑目艺术展没有开的话是不会有突破口的。”来栖晓说。

雨宫莲看着笑嘻嘻的来栖晓,说:“目前来说的话只能这样了。说起来你真的要通宵打印象空间吗?”

“现在都后半夜了啊……还是算了吧。”来栖晓看上去并无遗憾,反倒轻松地耸耸肩,走两步到床边,挨着雨宫莲身边就躺下了。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