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明】Black or White 02

个人归档

*全文走be2路线。

*剧透警告

*来栖晓(漫画主人公名字)和明智吾郎交往前提。

*我流多轮回黑化性冷淡主和我流失忆明智吾郎,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续写下去的if世界线,怪盗团全体存活但所有人失忆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几百年没有码过字了

*传送门――

01

03

――――――――――――――――――――――――――――

明明自己就没有说过赞同怪盗团的言论……为什么会变成自己赞美了怪盗团……意识恍惚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结束了拍摄的现在,明智也依旧满脑浆糊。就仿佛选择性失忆一样,明智吾郎拼命想都无法知晓自己在节目中剧体说了些什么和做了些什么。如果说无法忆起过往还能够通过时间太久远勉强说服自己接受,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记忆截断的初始点是在厕所内头脑发昏的时候,但最后的记忆应该是自己直接晕倒了,怎么会直接继续录制节目呢……

就仿佛有另外一个人操纵着这个身体一样,甚至连自己的记忆也可以随意掠夺。

仿佛提线木偶一般……

自嘲般笑笑,明智完全理解了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有提线木偶的感慨,从某些地方,自己的直觉感受到了有些什么东西在操纵着这个世界的某些方面。

有种莫名的带感呢。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笑的有多开心的明智吾郎,随着人流走进了地铁,并且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不过,怪盗团就应该被绳之以法……但既然我想的这些被某些力量改写了的话,那么唯一的切入口就应该是“怪盗团”了。明明是最有人气的团体,现在却被自己这个“侦探”盯上,他们也是挺倒霉的。

毕竟这事关系重大,需要认真对待。

但明智此时更加好奇的是在当时会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那是追究真相的最接近的线索了。

……

再一睁眼,明智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一片漆黑的地方――唯一的光源是一只飞舞着的蝴蝶。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

『请你救救他吧……』

救谁?

『拜托了,现在只有你能够察觉我的存在了。』

……你是谁?

『请让他看清楚一切吧……』

你指的是?

『最后的……愚者啊……』

愚者?真是怀念……

……

刚刚是怎么回事?

愚者?救人?难道我还是什么天选之人不成?我这种人可挑不起这么沉重的担子啊,而且最重要的永远都是自己的记忆缺失,别人的事,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插足这种事?

明智敲敲有点发晕的脑袋,无法确认自己刚才究竟是出现了幻觉还是真的进入了那个地方,但这一切都是无法直接解释的。虽然明智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更加倾向于一个人内心的力量能够改变一个人很多。

但这依旧无法解释一些东西。

比如自己完全无法解释的记忆缺失,以及……

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无法解释的记忆空白。

甚至是那个女孩子说的话语。

唯一的突破口是“怪盗团”,最接近真相的线索是刚才的节目实况。

不过节目是实时播放的,下周才会有复播。然而即使是参与了节目录制的明智也无法从那个笑眯眯的制作人那里拿到全程的录像。虽然能够理解制作人的部分想法,但还是有些头疼,不能够拿到一手资料,意思就是无法在第一时间开始调查。

微妙地有些烦躁。

这种真相仿佛在咫尺又在天涯的感觉非常不爽。

百无聊赖地看着地下铁外边的风景。在进四轩茶屋站的前一刻,明智吾郎突然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一头卷发,穿着秀尽学院衣服的家伙。

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的身影很快就从人群中消失,被激发起好奇心的明智,因为没有事情做就果断下了车,悄然在车站中跟踪着对方。

……停下了?

……在那个墙角停下脚步是为什么?那里明明没有任何东西才对啊……

看着拿着手机站定了的来栖晓,明智吾郎百般思索都无法猜测出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他停了下来,看着手上的表,时间一秒一秒跳转,心底的那种烦躁感又是翻涌不止。那种明明抓住了些什么,却无法理清,无法确认的感觉着实让人憋屈。

要是以前的话……说不定就能……

以前?以前怎么了吗?

又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一些念头,虽然能够记住这些时不时冒出的违和感,但现在和在厕所时情况倒是些许不同,大脑隐隐胀痛的感觉非常难受。因为头疼而完全无法理清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明智,终于注意到了已经走出去有点距离的来栖晓,只能强行收拢思绪,忍着头痛之后的恶心感,瞄了一眼表,来栖晓在那里站了足有5分钟。

他在干什么?

保持距离跟了上去,却只能看着对方拿着手机寻找的眼神,但完全不知道对方究竟在地铁站里找些什么。 时不时的刺痛让明智的追踪更加困难,就仿佛有些什么不可抗力在阻止一样。

要去那里面吗?

……哪里面?

正当明智又发现了华点的时候,来栖晓就在他面前表演了一出真正的大变活人。

看着远处那个慢慢消失在空气中的身影,明智瞪大了眼睛。

……消失了……

很清楚自己只是有种烦躁感觉的明智吾郎,惊奇于自己内心早就预料到的某个结果,完全无厘头的想法与完全魔幻的现实相结合,最终只能让明智确定,自己消失的一段记忆和来栖晓关系非常大。

这个人究竟瞒了些什么呢?

玩味得看着那个消失的地点,明智却又因为头脑的刺痛而坚持不下去,却还是硬撑着没有倒下。

已经发现了晕倒之后会被别人操纵,那就坚持做些什么来限制一些事吧。

从兜中摸出手机的明智吾郎,给自己打了个急救电话。

身体渐渐软倒在地上,但却像根本不愿意接受一样,死撑着不愿意昏迷。

救护车一来,这附近应该会被围个水泄不通,就算是来栖晓要重新出现在这里,也肯定会被更多人发现。

毕竟这个打电话叫救护车的人可是“侦探王子”啊。

能够给他添麻烦可真是舒爽啊……

仿佛报了仇一样,明智丝毫不在意自己面部表情究竟扭曲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伴随着疼痛,明智稍稍理清了点现状。

很明显,来栖晓绝对和怪盗团有一种说不出的关系,甚至有可能就是怪盗团的一员。

不去想为什么自己会轻易接受人类可以消失这种魔幻之物,而是从某种程度上将已得到的线索强行结合在一起考虑,简单粗暴但往往效果更好。虽然侦探更注重推理,但既然这种事情都发生了的话,那也就是说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考虑这些事情。

失去的记忆和怪盗团有着说不出的关系,幕后有人在操纵着一些事为了达成某些目的,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来栖晓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及来栖晓与怪盗团的联系。

很明显,现在有了个关键人――自己的男友,来栖晓。

虽然真相有种近在咫尺的感觉,但因为头痛反而维持冷静的明智完全不想要去直接问那个家伙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是内心中早就知道这种事就算问出口的话也不会得到回复一般,明智开始与空气斗智斗勇。

绝对不要去问那个家伙,自己一个人就够了,反正作为侦探而言,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推理调查。

就如过去一样。

――――――――――――――――――――――――――

我流明智终于表现出了他鬼畜的一面(雾)

明智单方面对来栖晓宣战下套以及单方面对手戏=。=

晓哥完全没有察觉明智的存在,毕竟侦探的跟踪和新岛真的跟踪(迫真)不一样。人家是专业的。

下章……可能是晓哥视角也可能会继续明智视角然后晓哥穿插。

看情况,我还没有想好。

“被”对手戏了呢晓哥。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