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明】Black or White 03

个人归档

*全文走be2路线。

*剧透警告

*来栖晓(漫画主人公名字)和明智吾郎交往前提。

*我流多轮回黑化性冷淡主和我流失忆明智吾郎,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续写下去的if世界线,怪盗团全体存活但所有人失忆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几百年没有码过字了

*电脑端戳头像,手机端走这里:

02

04

――――――――――――――――――――――――――――

看着病床上昏迷着的那个家伙,来栖晓扶额苦笑。

自己居然会因为是明智吾郎手机中唯一一个电话号码保存在家人栏的人而被医院叫来,着实感觉微妙。

除去医院接电员抱怨的电话一直在信号区外,直到晚上才联络到的抱怨很烦这一点以外。还是说得上庆幸吧,毕竟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家伙只是因为过劳之类的原因,引发的偏头痛而晕倒的,不是因为各种重大疾病晕倒。来栖晓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这家伙是自己打电话叫来救护车的,并不是因为什么人而遇到了危险的。放下心的来栖晓并没有时间在其他问题上过多担心。但原本因为担心而强行压制下去的那些声音,再次涌入大脑——那些充满着人类欲望的声音,肮脏,又难以无视。

“啧。”

人类的欲望就是无休无止,得到了一点点帮助或者是好处就会自然而然想要更多。不过活生生的许愿机摆在眼前,能够不付出任何代价就得到上天的帮助,不用的人才是傻子。贪婪永远都是七宗罪中的一种,是基于人类本身欲望的扭曲产物。人类欲望所带来的原罪,然后又将实现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的代价引到人类社会本身,一个死循环而已。

不过都是些行尸走肉,谁给你们的勇气要求这么多?有本事就自己担下许愿的代价然后实现啊。

推卸责任,怠惰,人类本性之一的罪。犯了事就将所有一切都说成是别人的责任,让别人为了自己的错误承担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代价,真是可笑。寄希望于虚幻来管理现实,但虚幻终究是虚幻,说到底,让幻想之物管理世界之后,只不过会带来一个幻想的现实,脆弱,不堪一击。

说来,放弃一切而为了得到一些虚无飘渺的东西,自己也不过是一个虚伪的人类而已。

唯一能够开心一点的。可能就只有自己为了自己的选择承担下了代价吧。

现在能够留在身边的……

就只有他一个人了而已。

视觉聚焦点移动到躺在病房内的明智吾郎,来栖晓自嘲般笑笑。揉揉太阳穴,像往常一样将自己脑海中的声音强行丢到回收站中,收拢思绪认真想了想,才后知后觉明智这件事还是有些奇怪的。

从印象空间出来时,来栖晓就差点因为这条街上变多的人,险些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身影。突然增加的人有利有弊,比如很轻松的,来栖晓很容易地就打听到了具体原因——那个有名的侦探,明智吾郎晕倒在了这里。

要不是医院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来,可能来栖晓就要抓一个路人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直接相信流言——“明智在追踪案件的时候遭到了别人暗算”类似的了,毕竟比起单纯的“晕倒”来说,这种充满了黑暗想象的言论会更加适合那个疯狂的侦探。

说起来明明之前这地方就没有人的,怎么一个侦探晕倒了就有这么多迷妹跑到这边来?

所谓颜值的力量吗?

完全小瞧了妹子们的力量的来栖晓百思不得其解,完全就没有考虑过人们可能会因为那种“朝圣”一样的心理,毕竟吹牛说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侦探王子”可是很有牌面的一件事。

对于明智,来栖晓更多的就只是将他当作是一个公众人物而已。而且实际上在没有遇到之前,来栖晓觉得明智就属于无法接近的人物而已。

虽然确实是没有预料到的展开,虽然那个地点有些微妙,他当时应该是在拍节目的,但不能排除他因为一些理由追踪些什么而意外晕倒在那个地方。毕竟他是个侦探啊,追踪罪犯是一种本能吧。

反正都不一样了,这些东西还是能够避免的,支配的力量使用起来虽然很顺手,但心理上还是过不去这个坎。

揉揉一头乱发,来栖晓放弃了继续想下去,在几乎成为碎碎念一般的干扰之下,内心的混乱几乎支配了他的全部。

放弃思考一样,来栖晓倚靠在墙上,用力闭了闭眼。

……

来栖晓决定了。

再去印象空间打几个shadow出出气。

……

明智吾郎睁开眼的时候,就立即有护士过来告诉他家属来了又走了这件事。且不说其他的,家属这种东西……微妙地,在明智吾郎的印象中好像是没有那么一号人的。

微微皱眉,明智等着护士继续往下说,但护士却开始说起了明智这次的诊断结果。略微有些无语的明智深吸一口气,稍微舒展开面部表情之后,嘴角挂上了那抹标志性的笑容,问道:“请问,究竟是哪位来的呢?”

“嘿嘿嘿,不告诉你。”

甚至连来者男女都无法确认的明智吾郎听着护士的话就只想呕血,这位护士小姐怕不是要在名人面前表演一下自己温婉可爱活泼调皮的一面,才这样故作聪明般回答。只可惜这种表现瞬间就能让她从“有点用的路人”这个分类回到“垃圾”这个分类中。

烦躁,明明就只是些有点利用价值的人而已,能不能不要这样自作多情?

“是一位叫来栖晓的帅哥呢!明智先生和他是什么关系呀?”

护士的话及时打断了明智吾郎继续将那些黑暗思想从心底翻涌上来,反倒让明智从另一个方面开始挖掘自己的内心。

怎么回事?

明明应该理所当然地将来栖晓当做家人,就连联系人分类都放在家人那一栏,但实际上内心并没有那种家人的认同感吗?那是不是意味着……来栖晓实际上并没有在他的人生中出现多久?那自己的记忆究竟和他有多少关系?

……还是说……自己失去的那些过去实际上和来栖晓没有很大关系?

明智吾郎完全没有注意到因为自己陷入沉思而默默离去的护士,而是开始认真罗列出目前为止关于来栖晓的全部信息:

从乡下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城市。
转学入秀尽学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要进那样一所学校。
现在似乎因为某种理由在修学期——原因不明。
人际关系并不清楚——无从了解。
在现实中消失——几乎等于去了其他地方,但那个地方却非常神秘,至少普通人无从知晓,但莫名地有种和记忆有些什么联系的感觉。
每天行踪成迷——现在看来八成都是因为那个神秘的世界。
完全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却意外的好像很有钱——那些明显是被医院坑了的各类化验单,他居然付得起全款!

实际上就算是将疑点又一次列出来,明智也无法从这些天马行空的东西中看出些什么,一个失去大片记忆的侦探要对一个一切成迷的家伙进行调查,着实困难。

放弃继续想这些事的明智,直接就起床穿好衣服去办理出院手续了,真正的昏迷原因只有自己知道的感觉实在不算好,而且来栖晓完全没有在医院中长时间停留甚至是等待明智清醒之类,出乎了明智的预料。本来明智吾郎认为来栖晓留在这里正好能够试探他的反应,但这种直接走人的行动方式让明智更加无法猜到这个家伙在想些什么。

虽然也有点莫名的心塞的明智吾郎,刻意地将自己的心情丢在了一边。

出院后,阳光西斜,还有些时间的明智决定等到赶末班车的时间点再回去。

……

明智来到当时跟随来栖晓下站的地方――四轩茶屋,但自身对于这一带依旧陌生的感觉一直提醒着他,这个地方“过去”并不像是会经常来的样子。

不过毕竟这里只是个交通枢纽站,不如就到这附近走走,看看这附近究竟有些什么能够让来栖晓寻找的。说不定自己看见不一样的一些街道就又发现或者想起来了了什么呢。

打定注意的明智吾郎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看着一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地标建筑,摇摇头,发现自己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时候,明智就干脆看哪个地方眼熟就去哪个地方。

在一次次的走老路之后,明智终于发现了个非常熟悉的店面。

勒布朗……

推开门走入这个小小的咖啡店,明智看着里面那位熟悉中夹杂着些微妙情感的面孔,微笑着说:“请来一杯店长推荐吧。”

“小子,算你运气好,你是我们店最后一名顾客。”

醇香的咖啡味道随着水蒸气袅袅升起而散开,轻轻的“哒”一声,之前稍微有些冷漠的老板微微笑着将咖啡放在明智吾郎的面前。

“请用。”

……

如果不是定了个无声闹铃的话,明智吾郎可能就要错过末班车了,提前了很久就出发的明智悠哉地走在街道上,默默记下了一些沿街风景。

熟悉和温暖的感觉,那个咖啡店就像是家一样呢。

内心在恢复了平日里的安宁后,对一些角落细节更加注意起来的明智,现在正停在一个巷子的拐角处,看着暗处中几乎没人注意的一个打开的箱子。

有一只猫趴在箱子里面。

“mona?”看着那只趴在箱子里系着个黄颜色项圈的猫,明智吾郎下意识地叫出了这个并没有听过的名字。

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这只正在呼呼大睡的猫,明智做出了个非常不理智的举动――将猫带回去养。

现在能够相信的人只有自己,但自己却知道一只猫的名字。

如果这家伙属于记忆空白区域的某种关键点的存在的话,那么将它带回去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即使从心理上对这只猫有种莫名的反感。

在心里疯狂找理由的明智吾郎,将猫轻轻从箱子中抱起。

猫,可爱,想撸。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明智,此时正将一只来路不明的猫抱在怀中。

――――――――――――――――――――――――――――――

不得不说,晓哥你想多了,明智追的就是你。

本篇很明显的就是来栖晓各种找理由无视一切,以及明智可喜可贺的继续与空气斗智斗勇。

本来预计写完莫纳出场不会太多字的,结果因为废话太多强行加字导致爆字数深夜才更,并且还砍掉了莫纳的剧情……对不起莫纳我真是个罪恶的废话写手。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