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01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哪边卡文我就更新另一边x

*电脑走头像,手机走:02

――――――――――――――――――――――――――――――

当看见对方的一刻起,很多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今天是雨宫莲第一次来到涩谷站前,虽然严格来说这并不准确,但并不妨碍他又见到了那个app,以及时间暂停的时候看见亚森那不甘寂寞的火焰。

但问题就在于,距离仅仅只有3米远的那个家伙,回了个头。

看对眼的时候不是吃惊于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兄弟,而是眼神犀利了起来,就很能够说明问题。

雨宫莲自知不妙,伪神似乎是搞错了些什么,让他来到了这个已经存在了另外一个“雨宫莲”的世界。

但对面那个人像是知道些什么似得,笑得非常肆意。

超级欠揍。

然后雨宫莲就冲了上去。

被一拳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家伙被打倒在地,但拳头上的触感让雨宫莲只来得及在心中大叫不好,而被假装倒在地上的家伙一记扫堂腿摔了个满当。

不甘心。

双手撑地直接一个前翻站正,以牙还牙用脚直接踢了上去。可惜被速度更快地用手挡住,雨宫莲一个反身,左拳就招呼上去,意料之中被接下后,真正准备攻击的右拳结结实实地打中他的腹部。雨宫莲丝毫不恋战,直接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啧,真疼啊……”

居然是真实存在的人?

雨宫莲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微微愣神之间,就被加速冲过来的人用手直接摁倒在地,手肘顶住脖子,双腿被强行分开卡在危险的位置。对方的另一只手微微抬高,摆放在一个既能握拳又能防御的位置。

“只是个复制品而已……”对方那鬼畜的微笑摆放在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上,怎么看怎么违和。但此时,言语中的那种理所当然的用词,才是雨宫莲惊讶的地方。

“怎么回事?你不是那个伪神……”

“嗯?等等,难道说……”

不同世界的同一片树叶,在此时意识到了对方的存在并非玩笑,也并非因为某些刻意的作弄,意外出现在这个世界。

压制着雨宫莲的男生此时收敛起了他那狂妄的笑容,将雨宫莲拉起,微笑地自我介绍:“你好,初次见面,我叫来栖晓。”

雨宫莲看着那真诚的眼睛,说:“你好,我是雨宫莲,请多多关照。”

来栖晓对雨宫莲的这种乖巧略微有些无语,拾起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飞的眼镜,直接了当地放进包里,丝毫不在意眼镜的状况,回头对雨宫莲发出邀请:“走吧,找个地方聊聊。”

“去哪里?随时都有被它发现的危险,而且我们现在算是进入了印象空间吧?”雨宫莲环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有两个人的广场,提示道,“而且我们也还没有去勒布朗,现在这个时间点,再不去就会关门了吧。”

“啧。”刚刚才发现情况不对的来栖晓揉揉太阳穴,打开手机里面的异世界导航,一边点开返程按钮一边说到:“那就一起去吧,不过这么说,你也经历过那种事了吗?轮回什么的。”

“嗯……我是看见手机上的时间以及熟悉的场景,才确认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开始的那一天。”雨宫莲看着恢复了人山人海的涩谷站前,说:“实际上,我还没有理清是怎么回事,记忆断在了打金色杯子的那里。”

雨宫莲没有说实话,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回到了最初的时间,而对方却很明显地说出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事,一种情报的不对等感,最终让他选择了隐瞒部分真相。

来栖晓那微微挑起的眉毛,显然是注意到了雨宫莲言语间的模糊概念,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反而说到:“那还是有点区别的了。”

雨宫莲不禁好奇起来来栖晓的遭遇,出声问到:“你呢?”

来栖晓慢步伐,和雨宫莲并肩前行,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我?我已经到了一种‘你们的脸我已经看腻了’的境界,不过在人海中看见你的时候,我的确兴奋了点。”

你那不是兴奋,你那个表情和明智吾郎有得一比了。

默默在内心吐槽的雨宫莲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那个差点将他坑了的下落不明的侦探,略微有些头疼。

“说起来,我笑得有那么想让你打吗?”

请你有点自知之明。

……

直接来到勒布朗咖啡店,同时止住脚步的两人在对方止住脚步时才想到了一个本来应该在一开始就发现的问题。

但此时才发现,就显得特别尴尬了。

“你……手机上也有惣治郎先生的短信吗?”雨宫莲率先提出了这个丢人的问题。

来栖晓略微烦躁地说:“对,所以现在问题是这会是什么情况。”

完全没有对策啊……不过这个问题已经不是能够很简单地解决了的啊……

“对了,这个应该可以确认一下。莲莲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栖晓转头问道。

莲莲是什么鬼啊……这人也太自然熟了一点吧?

虽然内心还是有些抵触,但不得说来栖晓想出了个好办法,雨宫莲乖乖地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夕阳照着眼镜边缘,刺目的反光扎得眼睛有点痛。雨宫莲正在扶起眼镜揉揉眼睛的时候,来栖晓就拉着他推开了店门。

“贝类的种族?这个应该是……”坐在吧台内的老板,依旧在拿着那张报纸,熟悉的声音读着略微有些陌生的词语,雨宫莲突然湿了眼角。

真的,回到这里了啊……

腰间挨了轻轻的一击,回过神的雨宫莲看着来栖晓走到吧台前:“请问……”

“啊,是今天吗?都已经这个时间点了啊……”佐仓惣治郎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眼前的两个一模一样的家伙,说道:“怎么,还舍不得离开老家吗?男孩子要有些气节才行啊。”

“跟我来吧,真是的,明明两个人不像是会搞出这种岔子的人。来到东京了就给我小心点,要不是收了别人的钱,我才不会收留你们。这一年的观察期可不要惹事啊。”

一如既往的刀子嘴豆腐心呢,佐仓先生。

来栖晓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雨宫莲,微微叹了口气,拉着他跟随着店长的步伐走上楼梯。

……

然后,他也因为眼前的事实懵逼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摆在二楼的这张小号的双人床是怎么回事?

比原来的小床稍微大一圈的床上放了两个枕头就可以住两个人了吗?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来栖晓,现在也听不太清店长的叮嘱了。

――――――――――――――――――――――――――――

断在这里皮这一下我超级开心的。

合法的天降兄弟关系了解一下,正大光明走水仙超级快乐。

然而本来应该是双倍快乐的我断送在了学校作业上。

评论(15)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