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02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估计这周你们就见不到我了,作业让人绝望x

*电脑前作请戳头像,手机走:
01
03

――――――――――――――――――――――――――――――

“你们两个以后就住在这里吧,我家有点不适合再留宿别人啊……况且你们还是两个男生,终归是不太好的。我也是要有夜生活的人。”佐仓惣志郎围着围裙,将钥匙递给雨宫莲:“因为你们是两个人住,我就不限制你们太多了,互相监督吧。”

看着那把提前了不知道多久到自己手里的钥匙,雨宫莲心情变得有些微妙。

“佐仓先生!钱放在桌子上了,我们走了!”从楼下传来一声客户的喊声,佐仓惣志郎高声答了一句好之后,继续转头对两人说道:“你们这对双胞胎啊,就算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也应该互相制约啊,你们看看你们这算出的什么事,哎,一起被送到我这里叫我看管可不会是什么好事啊。对了,记得将这本日记写了。”

佐仓手上的日记本转手就递给了来栖晓,说道:“要认真写啊,毕竟我还是要写报告交给上头的,别给我偷懒。”

“会的。”来栖晓笑着说道。

佐仓惣志郎摆摆手,转身下楼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回头你们将碗洗了,来我这里住是要工作的,白吃白喝可不行,厨房的用具随便你们用吧,但那些咖啡豆可不能用。”

来栖晓和雨宫莲相视无言,伴随着一声铃响,整个勒布朗回归寂静。

“将这里收拾一下吧,像蜘蛛网什么的,如果不好好打扫怎么住的下人。”来栖晓率先打破沉默,将包丢在那张并不算大的床上,熟练地从一堆杂物中找出一个鸡毛掸子,着手开始打扫。雨宫莲也不好干坐着,将包规矩地放在桌子上,从角落里拿出扫把,认真地开始扫地。

灰尘在空中飞舞着,有些时间没有人打扫的放置杂物的阁楼打扫起来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雨宫莲看了看来栖晓捂着口鼻的样子,最终还是收回了想要问问题的想法。

好不容易打扫完了阁楼,来栖晓看看时间,略微有些惊讶,拽着雨宫莲的手就往楼下走去。

“怎么,不饿吗?”

雨宫莲踉跄一下,边被拽着走边问道:“你会做饭?”

来栖晓反倒奇怪地回头问道:“难道你不会吗?”

“我做过给那个侦探吃,他觉得太辣了……我稍微有点没自信……”

“别管那个家伙的评价,那个甜食控,他永远都不会懂得真正的咖喱是什么样的味道。”来栖晓有些无语地回答道。

已经围好围裙的来栖晓容不得别人拒绝,雨宫莲只能默默地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来栖晓做好两个人的晚餐。

看着认真准备着食材的来栖晓,雨宫莲不可遏制地开始胡思乱想。

很多人都会惊讶于这个世界上有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实际上有科学证实,实际上会有7个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血缘关系的双胞胎还好说,但生活环境甚至基因都不一样的两个人长得很像,就很可怕了。虽然基因不同,但如果自己有朝一日被一模一样的人掉包了,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不认识自己了的话,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呢。

要是真的有那样的一天,自己的存在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呢?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见面了,又会是怎样的情况呢?如果最终只会是那个万用的许愿机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的话,那动机是什么?除了作弄我们,还会有别的选项吗?

……

吃完晚饭,没有脱下围裙的来栖晓自然地将碗筷拿去洗,雨宫莲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我来吧。”

“你看着那个电话吧,估计不久之后佐仓先生就会打来电话了。”来栖晓拒绝了雨宫莲的帮助,反而微微侧头说道。

话音刚落,店内的公共电话就开始响铃,雨宫莲略微收缩瞳孔,惊讶不已。

“Bingo。”还在洗碗的来栖晓转身向雨宫莲比了个手枪开枪动作。不知道为什么,雨宫莲居然觉得配上这个人嘴角的笑容,特别帅气。

默默走到电话旁边接起电话,听筒中果然传来了佐仓惣志郎的声音:“喂,接电话的是来栖晓吗?嘛,如果是雨宫莲的话也无所谓了,帮我把门外的营业牌子翻过来,刚刚我走太急就记得关门了,总之谢谢。”

佐仓先生一如既往地直来直去,半点不拖泥带水,话音未落就挂了电话。

来栖晓此时已经洗完了碗,甩甩手,说道:“佐仓先生是要我们将门外的牌子翻过来吧。”

雨宫莲也不在惊讶,出门将牌子调转方向锁好门之后就回到了之前的座位上,斜倚在吧台内的来栖晓似乎在想些什么一样将双手插在口袋里。

雨宫莲看着他那带着柔软灯光的侧脸,出声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老板会打电话回来的?”

来栖晓转身弯腰,逼近雨宫莲,抵住他的额头,低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

“明明你就有更多的问题要问。”

雨宫莲没有搭理来栖晓,略微后退,淡定地说道:“我与你不同,我只经历了一个周目,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但你很明显记住了这一年的时间里的任何一个细节,甚至是店长会在晚饭后给你打电话这个细节都记住了,那么你至少在这个时间段内少说重复了三次轮回,很多重复的细节你肯定是一遍又一遍地走过,并且就像你之前说的一样,这个时间段你已经将所有人的脸都看腻了,但仅仅只是三次轮回的话,是万万不会记得这么清楚的,也许你所经历过的事情,比起我能够想象出来的就多更多了。”

“那么就现在而言,最关键的就不是你的轮回次数,以及轮回这件事本身了,毕竟从你那种排斥感而言,你并没有找到脱离轮回的方法。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你在这些轮回中干了些什么,又改变了些什么。”

来栖晓嘴角向后咧得更开了点,低下头的他一张脸完全处于阴影之中,看上去略微有些毛骨悚然。

“想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哦。”

――――――――――――――――――――――――――――

世界上最悲剧的事莫过于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四公主和碟结果发现缺了个显示器。

干。

更别提还被老师布置了30长作业后天交。

评论(1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