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明】Black or White 06

个人归档

*全文走be2路线。

*剧透警告

*来栖晓和明智吾郎交往前提。

*我流多轮回黑化性冷淡主和我流失忆明智吾郎,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续写下去的if世界线,怪盗团全体存活但失忆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几百年没有码过字了。

*前文电脑端戳头像,手机端走:
05
07

―――――――――――――――――――

来栖晓终于离开印象空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但令他意外的是,自己的爱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安安分分地躺在床上睡觉。

在整个房间只有一盏亮起的书桌上的台灯前坐着的明智吾郎,形单影只,书桌上稍微叠起一些厚度的书也在昭示着他究竟为什么会熬到这么晚。

来栖晓默默地走到他的身后,常年的怪盗生活让他仅仅发出轻微都声响。来栖晓将手放在明智肩上,从侧面探出脑袋看着明智吾郎,但明智吾郎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在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书籍。

来栖晓看着明智吾郎那严肃专注的神情,不由得也好奇起来明智吾郎究竟看的是什么东西。视线偏挪转移到明智眼前的书上,却看见了很熟悉的字眼――“认知轲学”。

“明智你是在哪里找到的这本书?”来栖晓揉揉太阳穴,出声发问。

明智吾郎只是看了一眼来栖晓,就将视线挪回书本之上――来栖晓现在才意识到,那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综合文档。仿佛就是在讽刺当初那个自欺欺人般将明智吾郎房间中的书籍全部翻过了一遍之后,丢掉了那些一看就很可疑的书的自己就是个傻瓜,居然没有想到正常情况下自己所知晓的那些东西都不会记录在书籍上,那些明智房间中随处可见的某些不知名的文件才应该是需要处理的。当初只是草草翻看了一下就认定所有资料都是什么关于案件进展的报告一类的东西,真是百密一疏。

来栖晓看着依旧保持沉默的明智吾郎,叹了口气。

就算是现在才知道也为时过晚,对方既然已经看见了这些东西,就没有去遮挡的必要了,本来就是自欺欺人的行为,就不应该再掩耳盗铃一般藏着掖着,骗不了别人就只能欺骗自己而已。

明明都已经几乎要放弃“人类”这一带着原罪生活着的生物,就不用再去想要如何去欺瞒,失望了的不仅仅只有这些本身,而是对人类欲望本身失望了的怪盗依旧在泥潭中挣扎着想要呼吸,但却被另一个自己蒙住了一切,连自己都要欺骗的人,才会是真正可怜可恨的“诡骗师”。

觉得完全不需要担心的来栖晓揉揉明智头顶的头发,连明智有没有再回复他都无所谓,就直接离开了房间,随后响起的开关门声音和淅淅沥沥的水声表明了他进浴室洗澡了这一件事情。

明智吾郎伸手关闭台灯,直接就将文件留在桌子上,回身盯着门口,微红的瞳孔中灼灼的目光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咬紧的牙齿让那张原本好看的面容显得更加狰狞,险些就要克制不住自己心情的明智吾郎对于来栖晓这个人莫名有种心理上的厌恶感。

就仿佛他们不应该是一对情侣,更应该是敌人才对。

……

问题虽然依旧是徘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但确认了的事很多。

明智吾郎思考着一些可能性,在心中做着一道道排除法。

来栖晓肯定了解自己的事,并且肯定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些什么。往小处想,可能会是将自己的一些东西扔掉,维持明面上的平衡,往大处想,可能最近各种异常现象都和他有所关联。

自己的手提箱,如果不是非常亲密的人,是不可能拿到打开的,好歹里面也是藏着违法枪支的,重要性当然不必再言,更别提防身性了。对于这个根本就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的东西,明智吾郎愈加坚定心中的猜测。七成以上的可能就是来栖晓将自己的箱子打开之后将枪械处理掉了,一成可能是自己处理掉了,还有两成可能是在直觉中觉得这绝对是来栖晓处理掉的。

来栖晓肯定有某种途径将它销毁,枪械这种东西,就算是拆开,不完全破坏的话,也是不可能直接扔掉的。即使拆成了各个零部件,在一些专业人士手中也是瞒不住的。更何况垃圾分类,真枪的话,再怎么样都会被归类到金属物品类。现在还没发现这件事的原因无非就几条,拆开之后每周丢一个,直接破坏成碎片废弃物而抛弃,或者黑道市场出售了。枪械这种东西,如果没有隐蔽的方式的话,根本就没有地方处理它。

而且来栖晓很明显知道,那个连自己都不太清楚具体是在说些什么的科学报告文件是个什么东西,明明连自己都要看上两三遍的东西他却能够立即判断出文档内容,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学生知识理解范畴,反而像是一个科学家或者是研究者的样子。

“认知轲学是一种看上去有些魔幻的理论学说……吗……”不由得重复着文章中看见的话语,明智吾郎突然有点想笑,自己依旧没有理解的一个名词,却在将来栖晓此人放进去之后有了新的发现。

从那些资料中显示出来的那些信息很模糊,但假如说认知上就将另外一个人改变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就会从内心中接受一些东西,进而对处于生活中的人们进行改变呢?或者说,如果自己不知道来栖晓是个能够从现实世界消失的人,在目击了消失现场后会对自己的内心造成冲击,进而影响到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或许这就是认知轲学了吧?

甚至有可能,自己会连“来栖晓是自己伴侣”这件事也是别人对于自己认知改写才影响到现实中的自己也说不定。毕竟自己对于来栖晓本人有那种心理上的障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所谓的“偷心”的怪盗团,也是现实中存在的了。这样也能够说明,为什么来栖晓身上的种种异常了,来栖晓绝对是怪盗团中的一员。

改写别人的心灵的怪盗吗,还真是不容小觑的对手。

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面容愈加扭曲的明智吾郎,看着空无一物的门口,嘴角上挑出诡异的笑容,似乎是张扬,也似乎是发现了新玩物的开心杂糅在同一个表情中,对于一个以“王子”著称的侦探来说,格外讽刺。

全然不知道自己处于阳光之下的怪盗,被身处黑暗中虎视眈眈的乌鸦视作了掠夺的目标,明处的怪盗和与暗影作伴的侦探,真是绝配。

――――――――――――――――――――

沉迷p5游戏,使人不想更新x

游戏太好玩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刚刚发现晓哥的性格好像给我写歪了……游戏影响这么大吗……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