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05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

*前文电脑戳头像,手机走:
04
06

――――――――――――――――――――――

“欢迎来到我的天鹅绒房间。”

长鼻子的神向着来人伸手发出邀请,唯一的来访者从梦中醒来,似乎是进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但当他从唯一的床上起身时,遏制不住的眩晕感以及身上的束缚拖累着他迈向门口的步伐。手又触碰上了熟悉的铁锈层,另一只手扶住依旧晕着的脑袋,让自己能够看着眼前的牢笼外的空间里,唯一存在着的神。

“又是一位特殊的客人呢,迷途的旅人啊,这就是你的内心世界吗?被牢笼所束缚着的心灵,还是头一次见到啊。这说明你在现实中也被命运所困,我将助你一臂之力,让你能够冲破你内心的牢笼。”

神环顾四周,打量着这个再次改变了外观的心灵之所,对着来访者说着似乎是第一次听见的话语,来访的少年甩甩头,因为场景转换而带来的眩晕感终于消失。但看着这个如同初见一般的神明时候,少年依旧非常迷茫。

“你拥有‘不羁’的潜质,作为我的天鹅绒房间的访客,未来我会在这里为你提供帮助。自然,是为了让你能够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从容面对一切。”

神向他抛出友善的橄榄枝,摸不着头脑的少年在想自己是不是记忆出现了错误的时候,蓝色的荧光从屋顶泻下,眼角忽然柔光一刺。少年微微眯起眼睛来防止光芒的继续伤害到眼睛,后退半步,就看见了一只蝴蝶从自己的牢笼铁栅缝中飞出去。

闪着蓝色光芒的银白色蝴蝶在铁栅外恍若舞蹈一般翻飞,最终在蓝色荧光中拍动着翅膀在空中驻足,蓝色的荧光改变了方向,渐渐汇入蝴蝶身上,柔和的光芒微微闪耀着,最终在蝴蝶外形成一道白色的光幕。数秒后,光幕如水晶般破碎,一个金发蓝服拿着大书的女孩出现在蓝色的天鹅绒房间,女孩看着少年,开心地笑起来。稍后略欠身向后让出空间,但熟悉的眉眼却止不住地向少年所在的方向飘去。让开了的视野中又出现了笑着的神明,神明依旧用那诡谲的语气说着。

“她是我的助手拉雯坦,今后就是你的协助人了,会和我一起为你提供所有帮助,尽我所能。但请原谅我无法将你从你的心牢中解放,不知为何牢笼钥匙已经不知所踪,但愿你能够找到它。”

慷慨的神明为来访者开出了无法拒绝的条件,但人类的本能却让他怀疑起了神明的本心。

“初次见面,诡骗师先生。我是拉雯坦,作为助手会在这期间为你提供服务。”

被称为拉雯坦的女孩笑着做了个自我介绍,目光最终还是死死咬在来访者身上,随即开口,继续说到。

“厌倦了世界的诡骗师啊,作为人类,给这个世界做出你最终的选择吧。更生开始了,与你同行的人不止一位,希望你能够好好利用这些人,让他们成为你更生路上的助力。希望我能够与你一同前进,见证一切。”

微笑着的女孩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拉雯坦的名字在早就印象深刻的脑海中激起千层浪,但还未等问出声,不合时宜的铃声响起,渐渐垂下的眼帘中是模糊的蓝色影子,有些话语并没有让他有这个时间问出口,只能够不甘心地回到现实中去。

“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

渐渐睁开的眼睛立即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脸,立即皱起眉头,想要远离他,但盯着自己看的那个人毫无自觉,甚至看见自己醒来之后还很开心地勾起了唇角。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长相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认为自己灵魂出窍了,以第三人视角看着自己,但在理智回归后,还是很快地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多出了一个名义上的兄弟。

“你不去帮助佐仓先生做家务,在这里做什么?”雨宫莲向后微微移动头部,将距离拉远,让那张一模一样的脸离自己远点,“脸靠地太近了。”

“等莲莲起床啊。”来栖晓笑着的脸让雨宫莲感到有些许不怀好意的样子,但认真仔细想想,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莲莲,已经中午了。下去吃饭之后还要去学校。起床吧。”来栖晓翻身坐起,坐在床沿上的他背过身,故意遮掩起自己的表情,说道,“莲莲,你昨天,也去了天鹅绒房间对吗?”

雨宫莲伸手直接将来栖晓的领子一把拉住,来栖晓也不作反抗,直接就倒在了床上,这下反倒是雨宫莲直起身将来栖晓按住,认真盯着这个很明显要逃避的家伙,发出了自己的疑问:“晓,你看见了什么?”

“那莲莲又看见了什么?天鹅绒房间的铁栅栏吗?”来栖晓收起了自己全部表情,问道,“伊戈尔真神,以及拉雯坦吗?”

雨宫莲叹了口气,手上的力道也收敛了些,盯着来栖晓那深邃的眸子说:“你也看见了?”

“那就可以确定了。”来栖晓嘴角又挂上了笑容,看着雨宫莲那明显放松下来的脸,继续说道,“如果莲莲也看见了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要么一方是假的,要么另一方是真的。至于哪边是真神,哪边又是虚幻,现在要分辨的话,还太早了。”

雨宫莲摇摇头,但内心承认来栖晓说的有道理,毕竟当两人都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绝对会有一方看见的东西是虚幻的。

雨宫莲慢慢下床,没有再去管倒在床上的来栖晓,而是自顾自地去换好衣服准备下楼。在换衣服期间也没有过多注意来栖晓的动静,虽然听见了来栖晓轻哼了一声。在下楼之前,雨宫莲将从箱子中找到的换洗校服拿给来栖晓,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用手肘遮住阳光的来栖晓旁边,默默地走向楼梯。

身后仿佛传来了来栖晓声音不大的一句话。

“啊啊,麻烦死了。”

但当雨宫莲回头确认时,看见的却是正在穿衣服的来栖晓,略微有些无语地,雨宫莲继续下楼了。

来栖晓确认雨宫莲下楼了之后,又倒回了床上。

整个二楼,就只有了他自言自语的声音。

“事情复杂了。”

抬起左手,看着那道并没有在现实中存在的划伤,来栖晓低声笑了起来。

放肆,又包含无奈。

“我这样的家伙,果然还是不应该存在。”

―――――――――――――――――――――

差不多了,两边都要突入主线了。

欢迎加入吃饭睡觉舔莲莲❤️,群聊号码:741299545

最近在上面这个群里浪,欢迎前来催更催稿。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