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06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

*电脑戳头像,手机走:
05
07

――――――――――――――――――――――

“快来将早饭吃掉,我还要带你们去报道。”佐仓惣治郎指指桌子上摆好的两盘咖喱饭,说到。

雨宫莲从容坐下,拿起勺子,入口的依旧是那熟悉的味道。静静品尝着带着来自长辈的特殊关怀,雨宫莲嘴角微微挑起一抹笑意。

咖喱的浓香似乎引来了另外一个下楼之人的注意,他揉揉头,在雨宫莲旁边坐下,看着属于他的那份咖喱,来栖晓出声问道:“怎么早饭是咖喱啊……”

“嗬,这咖喱可是我用独特的手法做出来的,和你以前吃的那些咖喱根本不是一类的,好好享受吧小鬼。”佐仓先生略微挑眉,说到。

“好的,那我开动了。”

突然间,雨宫莲有些吃不下了。

一种强烈的违和感从心底翻起,从未有过如此强烈地“我生活中多出了一个人”的感受。

就仿佛,真正的自己,坐在另一个位置上,与佐仓惣治郎谈笑风生。但实际上,自己就在这里,却看着别人谈天说地。

仿佛被替换了人生一样。

略微叹出一口气,雨宫莲压下翻涌的思绪,再次拿起了勺子开始吃着自己的咖喱。

但味同嚼蜡。

“我吃完了,谢谢款待。”雨宫莲拿起餐巾纸,拭去嘴角的油腻感,认真地看着佐仓惣治郎说到。

“哦?挺有礼貌的嘛,真没想到你这种人会被卷进这种事情,不过如果是你哥哥那样的话倒是挺有可能的。”佐仓惣治郎摸摸下巴,点点头。

雨宫莲不置可否,反倒是来栖晓笑着将话说出口:“老板,话别这样说啊。”

“哼,看看你这个口气就知道人不可貌相了,你这家伙要好好盯着。那个,雨宫莲,你要多盯着你哥哥才行,别让这家伙在学校给我惹出了什么岔子啊,毕竟你们的入学是同时的,就算是你也要因为连带责任而被迫承担你哥哥的过错啊,小心点。”佐仓惣治郎眉头微微拧起,略微严厉的口气提醒着雨宫莲,雨宫莲点点头表示明白之后,瞟了一眼来栖晓,但那家伙很明显没有将这种东西放在心上,反而是笑了起来。

这个场景怎么那么像双胞胎弟弟因为哥哥的错而被家长责骂?

雨宫莲默默地在心中吐槽着,随即发声问道:“佐仓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佐仓惣治郎看了一眼时钟,略微有些惊讶地说道:“都这个时间点了?”

解下围裙,套上放在门口衣架上的外套,佐仓惣治郎打开门,看着还呆在屋里的两人。

“今天就便宜你们了,哼,要知道,我的爱车上可只坐过女人。”

来栖晓此时站起身,将桌子上的餐具先雨宫莲一步收起,然后放进洗手池里,一边说道:“来老板这里住我们就帮些小忙吧,待会回来之后就帮您打扫卫生吧。”

“哦?没想到你还会说这种话,哼……你这孩子也没有挺坏的嘛?”一声铃响,佐仓惣治郎离开了店内,雨宫莲回头看向来栖晓,看见的却是来栖晓放肆挑起的嘴角,以及两手插兜的潇洒站姿。

雨宫莲有些无语,他甚至不敢相信这个略微带些痞气的家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

真恶劣啊,这种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做法。

雨宫莲一边想着,一边看着栖晓:“走吧。”

“嗯,一起走啊,莲莲。”

……

看着川上那张略带疲倦的脸,听着大腹便便的校长的话,来栖晓就差没有打个哈欠睡过去了。

雨宫莲看着这样的来栖晓,略微心累的同时,还是在不会让任何人看见的地方捏了一把来栖晓,看着被刺激到并且稍稍清醒了的他,雨宫莲才放下心来。

瞄了一眼来栖晓,但对方只是笑笑的那种表现莫名让雨宫莲有些火大,这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在信奉了一年“冷静不搞事”信条的雨宫莲眼中就几乎是挑衅一样了。

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这种场合下这样的态度啊。

果然还是想要和这个人打一架。

来栖晓有些摸不着头脑,并不清楚自己哪里惹到了雨宫莲而导致对方脸色更加阴沉的他,稍微打起了点精神的他看着老师又在说着那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台词,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你们以后就是我班上的学生了,一定要好好上课啊……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你们就立即退学吧。”

老生常谈。

来栖晓终于忍不住将哈欠打出来了。

……

“怎么回事?明明是周末了怎么还堵车堵成这样?”佐仓惣治郎忍不住按了几声喇叭,纹丝不动的车队让他更加烦躁,按下车载电台,听到的却是更加让人生气的消息。

“今日的新干线发生列车脱轨事件,遇难人数初步搜索为80人左右,重伤、失踪人员还在统计中,初步认定此次事件为司机一人所为,但列车安全部门付连带责任……”

“唉,又是人祸,最近东京就没有发生什么好事。”佐仓惣治郎摇摇头,叹息道。

“佐仓先生认为我们父母是怎样的人呢?”来栖晓突然发问,吓了雨宫莲一跳,但随即就冷静下来,雨宫莲意识到了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但直觉却告诉他,在佐仓惣治郎这里问不到什么。

“你们父母?我只是在一个常客那里听到了你们的这件事而已,毕竟钱也收下了,当然要对你们负责任点,”佐仓惣治郎从后视镜中看着来栖晓,“我对你们父母究竟怎样不清楚,但你们父母连自己的双生子出了这么大的岔子都没有做出什么太大的反应,当别人向他们提出可以将你们丢给别人监护的时候居然也爽快地答应的时候,我就对你们父母不抱太大希望。收留你们,也不过只是一时兴起而已,现在我倒是有些后悔了。”

雨宫莲略微低头,眼镜的遮挡能够让他在人前藏好面部的表情,但坐在他旁边的来栖晓却很清楚地看见了他眼镜底下紧闭起来的双眼。略微吸气,拍拍雨宫莲揪在一起的手,也就终止了和佐仓惣治郎的对话。

佐仓先生,谢谢你啊。

刀子嘴豆腐心的佐仓先生,当初就觉得,是为数不多的,能够避风的港湾了。

一如,勒布朗那标志性的咖啡味道,温暖地包容自己的一切。

―――――――――――――――――――――

只要断网,我觉得什么都不是事了。

打不了游戏1551

评论(1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