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明】Black or White 07

个人归档

*全文走be2路线。

*剧透警告

*来栖晓和明智吾郎交往前提。

*我流多轮回黑化性冷淡主和我流失忆明智吾郎,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续写下去的if世界线,怪盗团全体存活但失忆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几百年没有码过字了

*电脑端前文戳头像,手机端走:
06
08

―――――――――――――――――――――――

认知轲学是一门无法用正常思维理解的学科。

就如同作为侦探的他无法理解身为怪盗的他。

认知如果能够改变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绝对会被人利用。

就如同,自己也不知晓是不是有人正在利用着自己。

明智吾郎今晚,没有上床睡觉。

他是在桌子上,看资料睡着的。

清晨,被手机的定时闹钟喊醒的明智吾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还好好地盖着被子。

甚至那个人细心到连衣服都帮他换了。

稍微因为着凉而有些头疼的明智看着床头柜上那便签纸上用熟悉的字体写着“早饭在锅里”的字样,明智吾郎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捞起那张便签纸就揉成了一团,在走出房间的路上顺手丢进了垃圾桶。

来到厨房看着那熟悉的咖喱饭,明智二话不说直接走人。

就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排斥感,让明智今天没有任何胃口。

提上依旧只有资料的箱子,出门前用拖鞋顶了顶鞋柜底下的那个盒子,明智吾郎心中的不安感微微淡化,甚至可以说是松了一口气。

来栖晓似乎并没有发现那个盒子。

“嘭”地一声,这个屋子就恢复了寂静。

虽然学校对于明智吾郎的管理不甚严格,但作为工作日且没有要紧案件要处理的明智吾郎还是去学校度过了自己百无聊赖的一天。

放学时分,明智吾郎特地绕了个远路,打算再去那个咖啡店歇歇。即使真相几乎就摆在了自己面前,作为侦探都他也不愿意在没有任何前期调查的情况下打开未知的潘多拉魔盒。

永远都不想要知道来栖晓到底瞒着自己什么。

明智吾郎有些头疼于自己的推理明明就差了临门一脚,甚至前后都关联上了,但就是不知道最终结果。如同一团理好的丝线,你能够看见它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但却找不到它的起始点和终止处。

莫比乌斯环也不过如此。

慢慢走过换乘点,一遍感叹涩谷的铁道管理,一边正准备刷卡去转乘银座线的明智吾郎突然被身后的一阵谈话吸引去了注意力。那两个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一对穿着同一个学校校服的欢喜情侣,正在大声地争论着什么。

略微斟酌,明智吾郎决定先暂时止住脚步,待到一边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所以说啊,杏,我绝对记得有那么一个人的!”黄发黄色短袖的男生盯着他旁边那个金发碧眼的女生,大声嚷嚷着。

但女生丝毫不给男生面子,反驳道:“你也拿不出证据的不是吗?”

“啊啊,你们女生不是喜欢靠直觉断定事情的吗?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相信我的直觉了?”

“龙司你那是什么直觉?笨蛋直觉吗?”

“那你为什么会认为有那么一个人在你身边存在过并且来找我确认的啊!”

“那还不是因为……”

听到这里,明智有些坐不住了,“忘记了一个人”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事件,却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一出现就是两个,如果真的和自己的记忆缺失相似,那么就得来全不费工夫。

求知欲指使着他行动起来,但理智却在否定自己接下来想要干的事。

首先,自己作为一个陌生人,并没有可能从这两个人身上探听到什么,反而自己这样凑上去还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并且他们的“遗忘”只针对某一个人,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大段大段的记忆空白。

其次,这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然后明智吾郎就可喜可贺地这么纠结到了对面两个人分道扬镳。有些庆幸对方距离散伙的时间很快,又有些懊恼于失去了一个打听的机会。

略微叹了口气,明智吾郎又走上了前往咖啡店的路。

结果最后确定了的,仅仅只有自己搞错了那两个人的身份而已,他们并不是什么情侣,而是同一所学校的学生。

那身校服也是不久之前出过事的那个秀尽学园的校服。

搞什么啊。

基本上等同于白白浪费时间听了个墙角的明智吾郎一边挤上列车,一边拿着手机搜索着秀尽学园的各种相关资料。

这个学校还真是多灾多难。一年前一位女生跳楼。随后花高额工资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聘请的奥运排球队冠军指导在一年前因为不知名原因被爆出和女生跳楼有关,自此之后一直请假闭门不出。之后又被爆出有黑帮要挟学生,学生被勒索。半年前校长在马路上突发疾病失去意识出交通事故而亡。

明智吾郎看着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消息,抬手扶额。

这个学校也太惨了点吧,这是得罪了谁还是怎么回事?连续出这种丑事,他们校长假如没有出车祸的话是不是肯定已经辞职了?还是该说幸好这是一个私立学校,校长没有那么多需要注意的事情?

听着广播报道的“四轩茶屋站”,明智吾郎收拾了一下心情,下车前往那个小巷子中的咖啡店。

“叮铃”一声,推开咖啡店的大门,迎面就看见一个带着耳机的橙色长发的可爱女孩,女孩正坐在吧台上和老板说着些什么。女孩看见明智吾郎,就仿佛被吓到了一样一溜烟跑上了楼。店长苦笑着解释说这是因为女孩认生的原因。

还没等坐上吧台的明智吾郎选好咖啡,“噔噔噔”,从楼上下来了一个带着像是中国传来的什么娃娃的超丑头套的家伙,看着那头身不成比例的娃娃,明智吾郎从没有笑地如此开心过。

头套丑就算了,这算是什么啊,长出腿的娃娃吗?

听着明智吾郎那止不住的笑声,女孩仿佛自暴自弃一般脱下了头套,大声地吼了出来:“所以为什么要笑啊!”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很可爱罢了。”明智吾郎一抹眼角溢出眼眶的泪水,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道。

“吵死了。”女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成了一个包子,然后又大声地问道,“所,所以说!你到底要点些什么啊!明智吾郎先生!”

这下轮到明智惊讶了,他忍不住问道:“你知道我?”

“每天上电视的家伙,就算是不想知道,也很难吧。”女孩扭捏地揪起了手指,“所以说啊!明智要点什么咖啡?”

“还是店长推荐吧,加三块方糖。”微笑着,明智看向站在柜台内眼神慈祥的店长,选择了这次想要喝的品种。

在老板的应答声中,明智似乎听见女孩嘀咕了句什么,但并没有过多在意。

“还是个甜食星人。”

――――――――――――――――――――――

突入主线。

最近这边有点卡文,加上码字的时候发现丢了300字左右的档,就没有码这边。

而且之前几次这边更新说实话我不是很满意。

所以更新慢了。

2018-05-28主明
热度-35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