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明】Black or White 08

个人归档

*全文走be2路线。

*剧透警告

*来栖晓和明智吾郎交往前提。

*我流多轮回黑化性冷淡主和我流失忆明智吾郎,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续写下去的if世界线,怪盗团全体存活但失忆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几百年没有码过字了

*电脑端前文戳头像,手机端走:07

――――――――――――――――――――――

略带香甜气息的咖啡被端上吧台,明智吾郎看着那袅袅升起的烟雾,突然就走了神。

……

“……明智……”

“明智吾郎!”女孩大声一叫,才唤醒明智那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的神智。

用手揉揉太阳穴,根本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的明智吾郎无意识地回答道:“双叶,怎么了吗?”

……唉?

瞬间凝滞住的空气,让略微有些短路的明智吾郎才刚刚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又是一模一样的形式,与那只睡不醒的猫一样,无意识中就能够喊出对方的名字。但这下,就连明智吾郎自己也陷入了怀疑与慌张之中。

又是一次潜意识中的记忆在作祟,明明就是第一次见面的女孩,自己居然也能够说出对方明显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姓名。原本思维陷入死循环中的明智吾郎就仿佛找到了唯一能够救命的稻草一般,开始无意识间用略带审视目光斜斜地看向沉默的女孩。

女孩被明智看得明显表现出不自在感受,但她也只是偏过了头不去注意那如针扎般的目光,并没有试图问清楚和自己相关的事情。

“……请问侦探先生是从何处知道我女儿名字的?”最先打破寂静的居然是咖啡店老板,这是明智怎么样都没有想到的,原本以为会是那个看上去就被吓唬住了的女生来询问的。

看着那身着粉色衬衫戴着围裙的老板,总觉得那种严肃下来的语气特别熟悉。甚至那张略带冷酷的脸,也仿佛在何处见过一般,无法回答上问题的明智现在内心完全就无法平静,甚至可以说是一团乱麻。

“惣治郎,我想跟他单独谈谈。”被叫“双叶”的少女突然的开口,无论是明智吾郎还是老板都被吓了一跳。

老板挠挠头,有些担心的问道:“双叶,这样真的好吗?”

“啊,没有关系的,”双叶眼镜下的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明智,仿佛不答应就会像女鬼一样将他吃掉,“他不会敢对我做什么的,毕竟他可是个公众人物。要是有些流言蜚语散布到了网络上的话,侦探先生,你也会很头疼吧?”

明智吾郎没有正面回答双叶的问题,反而是将略微降低了温度的咖啡端起,送入唇边,略微啜饮小口,带着公式化的微笑,对着咖啡店老板说:“咖啡很好喝,但温度高了些,如果不介意的话,老板,我能不能和您的女儿找个地方聊聊。”

硬着头皮,迎着老板那探究的目光,明智吾郎继续补充:“老板,我自己不记得的事情也有很多,就算你现在将什么威胁性命的东西抵在我脖子上,可能我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简而言之,我是个有着一大段记忆遗失的不靠谱侦探,连自己的出身都无法推断出来的家伙,您大可放心。”

笑容是面对任何人而言最大的博取好感度武器,明智吾郎一直是这么坚信的,但以往百试百灵的东西,现在却失去了它的作用,倒不如说因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让对方警铃大作,反而提高了警惕性。

“算了,你们两个年轻人谈去吧,双叶,要保护好自己啊。”最终,老板叹了一口气,还是松口了。

双叶点点头,但目光一直死死地咬在明智身上,象征性做了个“请”一样的指示,但做完动作之后就头也不回地往咖啡店内部走去,“噔噔噔”地踩上了内部的那个木质楼梯。

明智跟随着少女的脚步,踩上了楼梯,“吱呀”的踩楼梯声音,让明智吾郎的心底又生气熟悉的感觉。但当他一上楼,爆炸一般的熟悉感与违和感充斥着自己的全身,突然痛起来的大脑引发自己的眩晕感,如果不是因为一把拉住了扶梯把手,站不稳的他可能就直接摔下楼梯了。

“你很熟悉这个地方吧,侦探先生。”眩晕让明智吾郎完全看不清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女生,仅仅只能透过疼痛感略微分辨出自己究竟听见了什么。

“明智吾郎,年龄推测为17岁,实际年龄因资料被损毁无可考据,出生于xx地,单亲家庭,推测此人的出生仅仅为一个意外。单亲妈妈在x岁逝世,从其后的独立生活中推测父亲并没有接手,甚至可能连父亲是谁都不清楚。”

冰冷的语气如尖刀般刺开明智吾郎的大脑,将一些并非“已知”的记忆强行灌输进大脑,头痛感无法消失,但记忆增加所带来的虚幻的肿胀感让明智吾郎的情况愈加糟糕。

……

吾郎,妈妈回来了。

今天做的是你最喜欢吃的东西,等着啊。

……

你在看什么!

说过了不能翻妈妈的东西!

他?你没必要知道他是谁。

……

混乱的记忆让明智吾郎就像在看着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记忆最终的终止点,是母亲那漆黑的墓前。

昏暗的夕阳被云层掩盖,哭得正伤心的小男孩突然被乌鸦袭击。

那些漆黑的生物,盯上了他手中的,母亲的发饰。

明明就是无法见天日的黑暗处的家伙,为什么对于闪着炫丽光芒的物品如此执着。

明智就仿佛站在第三视角,看着这场争斗。

无聊透顶。

因为结局已经知道了。

小男孩保住了发饰,但那上面最大的一颗珠子被乌鸦们抢走了。

但他只是个孩子,只是一个连自己心爱的母亲的发饰都无法守护的孩子而已。

啊啊,当时已经万念俱灰了吧。

连亲戚都不待见自己,被亲戚们像一个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已经不记得几岁的时候,就对着镜子学会了恰到好处的微笑,来欺骗自己的那些监护人。

至少,让自己能够有个简单的安生之所。

“双叶小姐,你是在哪里知道这么多的?”

自己脸上的神情绝对非常可怕吧,那个女孩已经被吓坏了一样后退了几步。

头痛越来越强烈了,如果在这个时候不问些什么出来的话。

又要昏迷。

“嘭咚。”

――――――――――――――――――――――――――

作为怪盗团的bug之一,双叶知道的东西应该是非常多的。

本篇关于明智母亲的描写完全是本人在瞎扯,请不要当原作中情节。

辣鸡作者连明智的脸都还没见到的一周目总是觉得自己要凉凉。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