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08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

*电脑端走头像,手机走:
07
09

―――――――――――――――――――――

直接出现在身上的怪盗服很清楚地让雨宫莲真正意识到自己并不是重新开始了,而是被不知名的人捉弄着,来到了新的一个世界。

依旧是熟悉的风衣,依旧是熟悉的面具,依旧是熟悉的红色手套,脸上被遮盖住的部分区域也是一模一样,恍惚中就仿佛回到了那个白天是学生晚上当怪盗的日子。

不过,的确是回归了自己的怪盗生活。

本就拥有着反抗灵魂的他虽然因为自身的选择而失败了,但即使是在这个世界,已经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后悔的自己,在认知中就承认了的怪盗身份也让他直接就成为了过去的那个joker。

这下,反而是来栖晓吃了一惊。

和自己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的现象让来栖晓心中想要直接验证的东西落空了,从未有过如此强烈地感受到两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个体。

换言之,来栖晓身上的经验,在雨宫莲身上可能并不能够套用。

雨宫莲看着依旧是一身校服的来栖晓,同样意识到了这件事。

两人就仿佛镜面两端,我能够看见你的过去,我也能知晓你的选择,但当夹缝间的透明隔阂并不存在之后,现实就是两人的选择或者认知中对于自己的定位完全不同。镜面能够隔开两个世界,两个世界的人却不能够因为隔阂的消失而将自己的一切融合在一起。

认知一旦成立,要改变认知,就只能找到你内心深处的那个暗影。

来栖晓非常清楚,自己无法一口气接受过去那个将一切搞砸的自己。

正是因为失败的次数太多,才从心理上感受到某种障碍的出现。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障碍心理,来栖晓才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次轮回一样,循序渐进,按照某种“既定流程”一样稳妥地前往鸭志田的殿堂觉醒。

看的多了,经受的痛苦多了,内心也就无所谓了。

甚至连上一秒在法庭上被判无期徒刑之后,下一秒就回到了熟悉的车水马龙之前这种事都发生过的话,那还怎么认真得起来。

以往是因为无法选择,才跟着“流程”前进,现在却是因为自己的选择,而让自己真正意识到一切都改变了。

来栖晓突然笑起来,轻轻的,只有嘴角的上挑才能证明他的笑声曾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中。

“刷啦――”

雨宫莲在来栖晓被攻击之前,才想起mona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在印象空间的某个地方待久了,会有死神来找你的。”

骷髅头下的铁皮状长袍内伸出的两支骨架双手,握着一把巨大无比的镰刀。雨宫莲从未想过,自己从来都没有招惹过的家伙就这样从虚空中现身,举起的黑色镰刀划过一到黑色弧线,空气被黑色火焰燃烧的炸裂声中,来栖晓就那样站立着,像是等着被屠宰一样,一动不动。

“亚森!”

就算是及时召唤出了自己的初始人格面具虚影,也无法上前挡住死神那已经落下的镰刀,

“荒霸吐。”

冷漠的语气唤出空气中的蓝色的虚影,人格面具出现在那个依旧穿着校服的人身后显得格格不入,仅仅只是将手按在额头上的动作,就直接召唤出了人格面具,对方的脸上燃起的青色火焰就恍若有个虚幻透明的面具一般。

仿佛没有约束一样。

“铛――”

突兀的声响在耳边环绕,将攻击反弹的壁垒一瞬间环绕来栖晓形成,死神被反弹的伤害逼退,渐渐有了颜色的人格面具从虚空中现形。巨大的蓝绿色熔炉张开大嘴,被焊死了宽度的眼睛中跳动着黄色的火焰,铜锈般蓝绿的外表上是古朴的暗纹,夸张的身体仿佛就是在嘲笑着一切一样。

蓝色的火焰开始在来栖晓周身环绕,自下而上地,一件火红的礼服出现在他身上,内里是白色的暗纹衬衫,面具依旧是白色,但却是纯白的无一丝花纹的款式,看上去就已经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人了。

“果然不一样。”

来栖晓随意地取下戴在脸上的面具,略微拧起的眉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也仅仅只是这样说了一句话而已,只是回头瞄了一眼死神,就直接加速向雨宫莲的方向快步冲去。来栖晓右手向外前一伸,前所未有的巨力直接带着雨宫莲的身体重心不稳向后倒去,身后似乎闪过一道白光,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视野就被蓝色全部覆盖。

“咚!”

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雨宫莲的头就与厚实的地板砖亲密接触。

巨大的声响和几声锁链的声音。

这就是雨宫莲最后的清醒时分。

……

尖叫。

血迹。

轰鸣。

哀嚎。

熟悉的黑红相间的漩涡出现在脚下,粘稠的软泥凹陷感从脚下传至心尖,但站在上面的自己脑海中却兴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由着这脚下的烂泥如同流沙般将自己渐渐吞噬。

仿佛还能在黑暗中看见一个个哀鸣的人头一般,无法脱离的弃权者只能将头脑放空,任由声音划过脑海。

不去想,不去听,就仿佛能够逃避一样,任人宰割。

即使是救世主,也不会愿意救这样的世界吧。

肮脏,丑恶。

……

“雨宫莲。”

“雨宫莲,醒醒。”

不知名的男声一直在耳边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渐渐清晰起来的意识想要努力让双目睁开,但就仿佛眼睛有千斤坠一样,雨宫莲无法让自己真正醒来。

“雨宫莲怎么样了?”

大概是来栖晓的声音吧?那种焦急的样子,是在向谁求助吗?

“无碍……但很抱歉,我也无法知晓他晕倒的原因……”

这是一个很熟悉的女孩子……晕倒前的蓝色……是天鹅绒房间吧?那这是拉雯坦吗……

“现在这个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

……很严重吗?

“不好意思,就这件事而言,我无法提供帮助。”

我只是晕倒了而已啊?

“可能出了天鹅绒房间外,才能找到答案,毕竟没有先例。”

……

当雨宫莲的意识再次清醒时,他躺在社区医院的病床上。

看着武见妙医生那张略带苦恼的脸,雨宫莲不知所措。

“你终于醒了啊,大致检查结果是大脑受到冲击,虽然有轻微脑震荡的迹象,但并没有什么大碍,你现在就可以去学校了。”武见妙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茫然的男生,叹了一口气。

“你是你哥哥送过来的,然后在这里带着张证明就走了,唉,他非常担心你啊,脸上的着急可不是伪装的,你这个弟弟也是,怎么就这么脆弱?”

……

雨宫莲就这样地听着武见妙医生的叮嘱,在病床上眩晕了半天,直到下午才去学校。

然后就发现自己的“哥哥”刚和坂本龙司“恰好”一起来到校门前。

对于这种被人当靶子使用了的情况。

雨宫莲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甚至在百米之外看见“哥哥”将那副眼镜戴在镜框上的时候,雨宫莲还贴心地将自己的眼镜取了下来。

然后现在,即将在放学后站在川上面前,中午被川上一起带到教室之后应该单独拎出来谈话的所谓的自己的“哥哥”,在差点变成了自己帮“哥哥”去办公室的情况之前,雨宫莲终于在玄关处的便利店堵到了正在买面包的来栖晓。

――――――――――――――――――――――

论作者脑子里开火车一样的剧情。

沉迷游戏,16个小时的印象空间我太开心了呵呵呵呵呵……

峰回路转山路十八弯……

码字码到一半突然魔改剧情,有点担心后期会不会剧情暴走x

补充一下,晓哥的服饰是圣诞节免费dlc去掉圣诞帽……作者是个傻子买的是国服的机子免费dlc都没有……

重新看了下后发现bug真不少……回头再改吧……

死神的外貌好像有bug,回头再改。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