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明】Fragment 01

个人归档

*不老魔女梗,魔药师来栖晓x天使恶魔混血儿明智吾郎。

*我流晓哥与我流明智。

*ooc预警,ooc全是我干的,人物属于a社。

*我流性冷淡文笔。

*原本想写短打,写着写着写high了……

*我也不知道几章完结。

*链接走:02

――――――――――――――――――――――――

黑暗的边缘与光明现实的交界处,是魔女们的驻地。

通过创造一个又一个外界称呼为“印象空间”的地方,魔女们在其中安然自得,甚至建立起互相之间的链接而直接跳跃空间,往返参加一场又一场不同魔女发出的邀请集会。

“所以说太香了啊,杏,你为什么要全部种上玫瑰啊?”

看着自说自话的家伙,正在端着咖啡啜饮的来栖晓终于忍不住放下杯子,对那个连翅膀都无法完全收起甚至要拿着黑布当披风遮盖起的家伙说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尊重女士的喜好?”

略微有些不满地,对方回怼了回来:“但这花香味也太浓了吧?”

“笨蛋龙司,你来这里连翅膀都要我用药帮你收起,而且还砸坏了我窗户玻璃,你说说你要怎么赔我?”随着高跟鞋的踩踏声,穿着火红晚礼服带着猫样面具的女士出现在不远的门内,眼中的愠怒就连刚刚气势极盛的家伙也只能乖乖服软。

“对不起……”

看着自己的天使好友坂本龙司,来栖晓只能摇摇头。从随身空间里捞出一瓶药水,站起身走到对方面前,拎着药水的手静静地摆放到对方眼前,说道:“如果你不想待会连会场都进不去就被冲出来的恶魔吊打的话,我劝你还是喝了我这瓶药水。”

“……你真有那么好心?”狐疑地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来栖晓无所谓地耸耸肩。

作为一个经常在不经意之间被用来实验药水效果的天使,龙司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好友的那些话。毕竟这家伙虽然脸上笑眯眯的,但之前发生过连早餐牛奶都放了过量的药,导致自己双翅部分肌肉麻痹,无法放出,然后被强行留在他的印象空间被迫成为小白鼠,两天后才渐渐恢复翅膀知觉,勉勉强强回了天顶。

“杏的聚会,邀请函一半是发给朋友的,还一半是随机抽的,这次抽到的都是恶魔,如果不想因为地狱的气息太难受然后暴露的话,建议你还是喝了吧。”摇摇晶莹剔透的瓶子,然后恶趣味地双手一松,看着天使手忙脚乱地接住,轻笑出声。

看着瓶子,依旧不敢冒然打开的坂本龙司最终还是不放心:“副作用是什么?”

“没有副作用。”来栖晓挑挑眉,接着说,“不过你下次来印象空间的时候要给我带‘天神落下的羽毛’。”

龙司了然,这家伙又要研究如何做出关于神域的药物了。“天神落下的羽毛”是只会生长在神域的一种树的树叶,因为外观就和普通羽毛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在下界就是这样的称呼。

尽管光系的物品会对本身倾向暗系多些的魔女造成伤害,但来栖晓却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魔女,天使,恶魔,都是一样,不老不死的生物。

有那么一段时间,龙司甚至觉得来栖晓可能会是堕天使。但对于堕天使而言,这种光明之处的神物伤害是翻倍的。

龙司只能确定,来栖晓是特殊的。

最终,做出取舍的龙司打开盖子,将里面的药一饮而尽。

来栖晓点了点头,蓝色的火焰烧起,环绕着他自己的眼睛渐渐形成了一个白底黑纹的面具。依旧斜依在门框上的红裙女子像是终于打起精神一样,一撩散披着的波浪卷发,说到:“走吧,他们应该挺想见你了。”

“啊啊,的确很久不见了,有几年了吧。”随着杏的带路慢慢向前走去,开始怀念起过往的“魔男”轻飘飘地说着。

旁边的龙司摇摇头,无奈地回望向自己投来眼刀的女士,只能够出声提醒自己的老朋友:“已经五十多年了。”

来栖晓怔住了一会儿,在他的印象里,似乎并没有花费这么久的时间就再见面了。

“我忘记了啊,不好意思。”

“你这个忘记一忘就是这么久,我们还担心你是不是因为去采药而被人类烧死了,但与你印象空间的链接桥一直没有消失,要是消失了,我们还好找一点。没有消失的话就没有办法去寻找啊。毕竟你这家伙,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消失了的话,不论如何,魔女的灵魂都会被天堂地狱同时排斥,而此时,只需要有人知晓魔女的某一个化名,都能够找到他飘散在虚空中的魂魄。

再少的魂魄,都足够通过灵魂丝网,藕断丝连般用魔力连接上剩下的魂魄,最后能够用特别材料的复活。

所以才会说死了更简单啊,对于魔女们来说,只要有魔力存在,就不会发生非常严重不可挽回的事情。

抱怨的话语轻飘飘地落在魔药师耳边,来栖晓只能讪笑着听着,毕竟开结界做药水这种事情,再怎么说,也是魔女们各自的商业机密了。

“不过你回来了就好。说吧,这次又要讲什么故事?”眉眼弯弯的美人轻轻眨两下眼睛,无聊透顶的魔女生活的鸡毛蒜皮都能够扯上半天,更别提来栖晓这种人形自走故事合集了,简直就是瑰宝。

苦笑两下的来栖晓却知道,故事不过都是下界人类写出来的臆想故事,但魔女中很少有能够愿意拉下身段去学习人类语言的家伙,更多人则是主修深渊语和密境方言。毕竟那些对于研究有非常大的帮助――不用让中间商赚差价,能够直接和地狱生物交谈,材料也方便获得,互惠互利。

“不过你们没有通知龙司进去吗?我记得他是可以进来的。” 来栖晓想了想自己的那个结界设置,最终问道。

“你这家伙,这次的结界可不是盖的啊,明明和以往的相差不大,可无论我怎么试都进不去的。”龙司挠挠头,从虚空中捞出一个骷髅面具,给自己带上。

“好啦,不要说了,马上就到会场了,还是先参加舞会后参加聚会的流程。玩的开心啊。”

火红的会场主人快走几步进入早已准备好的会场,被人群簇拥着向前走去,渐渐隐没。身边的笨蛋天使也自顾自地离开,去找和自己相熟的一些人。

被单独留在会场门口的来栖晓微微叹息,摇摇头,向应侍者讨要了一杯香槟酒,就独自一人找了个接近门口的位置坐下。

对于自己好友在办真正的魔女集会之前都要办一场意义不算大的舞会这一点,来栖晓不仅深刻地知晓了解,而且还兴致缺缺地被拖着参与。

事实上,他自己那模糊的记忆并不能告诉他那五十年里干了些什么,但他们说的都没有错,自己确实是开了结界研究那些药物。

但一研究就是五十年这种事情,对不知晓时间流逝的自己而言,还是有些吃惊的。

魔女对于自己印象空间的管理都是严苛的,但对于其他魔女来说,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们会在意自己的情况,却对别人的生活漠不关心,也就仅仅只有相当亲密的友人,才会在一定程度上表达出对于别人的关心。

魔女们都是孤独的。

无尽的寿命与无尽的求知欲,却又因为寿命过长而导致心灵腐朽,甚至对于时间来说,他们都只有一个大概的长短概念,很多事情,都是靠着老式的魔法怀表提醒着去做。

但自己的怀表有多久没有响过了?自己一点都不记得。

掏出自己那依旧魔力充沛的怀表,比对着大厅内那名为“诺伦”的精灵时钟,找不到问题就只能够将自己那依旧光鲜亮丽的怀表放回口袋中。

看着随着音乐迈开步伐的舞者们,来栖晓打了个哈欠。

很多集会都会在真正的交流会开始前,举办个什么舞会之类的社交大会来结交更多的朋友,甚至是扩宽自己的一些财路和物品交易线路。

对于这种一眼就可以看出身份的社交,来栖晓是真的提不起兴趣。

魔女集会,本质上只是一个将自己埋在研究中几十年的时光中落灰的一切诉说给别人听的聚会。

只是将古板的自己放在同样古板的别人之中,让自己产生更多研究思路的事情。

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这些事情的来栖晓,看着昏暗灯光中一个又一个带着面具的“异族”们,估计着这里面有多少家伙在用自己开发的药水。

作为一个因为因为诅咒而被迫成为魔女异族的他来说,研究这些“完全超出常识的生物”才更加有意思。

虽然已经记不起自己最开始是怎么入门的了。

作为一个魔药师,自然会记住自己药物的每一个细节,但更加不同的是,自己的药水里面加了一种只有自己栽培出的草药,这种草药的味道只有服用了另外一种药水才能够识别出来。

闻着满会场熟悉的草药味,来栖晓又打了个哈欠。

突然之间的惊呼声,吸引了几近睡着的来栖晓的注意。

“小孩子?”

“好像很香的样子。”

“谁家带来的?”

听着宾客们的切切私语,看着撞到脚边并一溜烟钻进椅子底下的栗色头发正在瑟瑟发抖的家伙,来栖晓微微叹了口气。

不想惹事不想引人注目甚至想睡觉的自己为什么每次都会被动地卷入各种事件呢。

“跑了?”

“找不到了?”

“继续搜索,别让他跑了。”

低声交谈的几个人身上带着的浓郁药草味,直接让原本闭目养神的魔药师都忍不住稍稍睁开一只眼睛看向那几个围在一起的家伙,轻轻摇摇头。

那个药水浓度,看来是专业人士。

不过这几个家伙这个量的药水,怕不是之后恶魔力量会因为被压制过猛而导致暴走吧。

倚靠着墙壁,眼睛一闭。

原本只是想装睡的来栖晓,真的就那样睡着了。

……

“晓!”

被什么人摇动着身体,睡着了的魔药师终于睁开了眼睛。

因为眼前黑色的骷髅面具冲击力实在过大,来栖晓在看清来者之前,就已经歪着摔倒在地上。

揉揉撞到墙上的后脑发丝,看着不知何时空无一人的会场,来栖晓后知后觉地发现舞会已经结束了。

“龙司,杏他们呢?”

“你这家伙睡太死了吧!完全就忘记了时间啊,他们都已经开始了还不见你人,杏只好传话让我来找你了,话说你这家伙存在感也太低了吧,我找了三圈才发现你坐在这里。”

坂本龙司环顾四周无人,终于笑起来将一直憋在体内的双翼释放出来,瞬间就恍若白色的阳光照耀着这片区域一样,自带发光属性的天使光环瞬间的闪耀直接将来栖晓的眼前变成一片黑暗。

“龙司……”

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有些得意忘形的龙司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瞬间张开翅膀飞起,直接冲出会场的他远远丢下一句“自己去老地方找他们”的话之后就不见了身影。

来栖晓呆在原地好半天才恢复了自己的视力,环顾四周,并没有找到那个倒霉天使的身影,低声咒骂了一句之后,他也不得不佩服龙司的先见之明让他逃过一劫。

魔药师,往往都会在研究之余,做些可爱的小药水。

比如已经从随身空间摸出的这瓶药水,只要能够锁定目标,就能自行飞起击中对方并自动炸裂。

然后将对方变成只动物。

翻了个白眼,将药水丢回空间,站起身拍拍灰,两手插兜地走往记忆中开集会的那个地方。

说起来,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

……

看着眼前那个被玫瑰花镂空装饰的门,来栖晓有些无语。

多少年不见,杏的品位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啊。

默默在心中吐着槽的他,终究还是推开了魔法铸就的门扉,看着里面抱着枕头一个个歪歪斜斜坐在软垫上的魔女们,伸手揉了揉自己那已经有些神经衰弱的太阳穴。

“所以啊,女士们,在一个邀请了男士的集会上,能不能端正一下你们作为淑女的自觉啊?”无奈开口的来栖晓,反手关上门之后,依旧找了个一看就是为了他准备的空地角落,自顾自的坐下。

“但晓你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啊。”迎着来栖那无奈的目光,穿着毛绒短裙的佐仓双叶就抱着抱枕就站起来坐了过去。

“那么你们聊到哪里了?”

“啊啊,说到之前会场上的那个骚乱了。”

来栖晓听到这句话,才梦如初醒,想起来之前在会场的时候自己做了些什么。

伸手往随身空间里摸去,却没有摸到自己想找的东西,反而是一个正在瑟瑟发抖的毛绒团子。稍微愣了一下之后,来栖晓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了。

噗嗤一声笑出来的来栖晓,看着疑惑不解的女孩子们,双手从随声空间中抱出了一只小动物。

那是一只板栗色毛茸茸正在不住颤抖着的折耳兔,似乎不适应一般,埋着头在来栖晓手心里不住地抖着。

“兔子!”

双叶欢呼一声,从来栖晓手中一把抢着抱走了那只兔子,完全不顾被拎着前腿的兔子止不住地踢腿抗议,一把就窝到怀里揉起毛来。

“来栖,你从什么地方抱了只兔子来啊。”带着略微有些羡慕的目光,带着黑色围巾的短发魔女出言问道。

“捡的。”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在场的一个个魔女小姐们都在羡慕着来栖晓的好运气,换作是她们,绝对会变成兔子们一闻见魔女门做实验时身上各种奇奇怪怪的味道气味就在还没躲开的。

眼下,这只兔子也不例外,拼命挣扎着逃开双叶的怀中,慌不择路地又被另外一只手抱起来。

但这只兔子似乎认出了抱着自己的人是谁,突然安静下来。

穿着粉色晚礼服喝着茶的魔女笑着说:“看来还是只认主的兔子。”

双叶抱着膝盖,看上去非常失落。

但随后,全场的注意力就被来栖晓开口诉说的故事吸引去了全部注意力。

……

魔女们的集会,按照往常来说的话,会开上好几天,抱着兔子的来栖晓笑着跟诸位熟识的魔女们告别,理由自然是回去解剖兔子这种理由。

似乎是眼花了一下,杏看着那只兔子在来栖晓说“解剖”的时候狠狠得抖了两下。

笑得春风和煦的来栖晓在那只兔子颤抖的时候似乎还很温柔地摸了两把毛。

兔子似乎抖地更厉害了。

坐上自己的魔法马车,一个玻璃做成的门从虚空中浮现,靠魔法链接着的印象空间打开大门,与所有人告别之后,来栖晓启动了马车,点点蓝焰在空中浮现,指引着前行的方向。门在背后缓缓关闭,一直回头看着背后的门的状况的来栖晓轻轻笑起来,将视线挪回怀中抱着的那只栗色的兔子。

“差不多到时间了。”

话音刚落。

“嘭”地一声,来栖晓怀中的兔子就变回了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少年似乎是要挣脱来栖晓的怀抱,但被更大的力道阻止的他只能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来栖晓。

“别乱动哦小可爱。”

“如果你不想因为挣扎而掉进虚空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别想着逃跑哦。”

来栖晓摸了摸重新低下头的孩子头上依旧存在着的两只耳朵,语气极其轻佻。

“等到了我的私人驻地,你要去哪我都不会拦着你。”

“我不喜欢集会,如果不是因为关系好以及实在是不想呆在自己家长蘑菇,我估计连这次都不会参加的。”

“你就好好呆着吧,如果有想要回去的地方就跟我说吧,我会找朋友把你送回去的。”

手底下安静下来的孩子让来栖晓放松下来,望着虚空前慢慢成型的另外一道玻璃门,魔药师开始伸手调整马车的方向。

“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所以,可以呆在你那里吗?”

来栖晓看着那个眼底藏着火焰的孩子,笑得灿烂。

“如果你愿意把你的天使母亲和恶魔父亲的名字告诉我的话。”

――――――――――――――――――――――

tbc

我也不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出,毕竟我high完了就会进入间歇期。

评论(1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