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个人】Specter

个人归档

#全国卷一题目,盲狙还债。最终因为脑洞有了才写的。

#超级ooc。

#人设超级崩坏。

#原著剧情完全改变。

#短打。

#颓废社畜主人公。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的话。

#请继续往下看吧。

――――――――――――――――

打扫家中杂物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件。

信件被压在箱子里的一本老旧的《亚森·罗宾》之下。

根本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信件了,看着那有些泛黄的纸张,以及右上角邮票处被恶意画出的那个红色的标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对这种东西,自己完全没有印象。

抱着打开看看的想法,他将信件放在桌子上,将所有书收拾好之后,看着渐渐黄昏的阳光,长叹息一声,然后打开厨房的灯,开始做起了并不好吃的咖喱。

等到他真正想起来还有一封信的时候,已经是几乎是深夜了。

他终于停下手头那永无止境的工作,回到那张高桌子旁,拿起信件之后,又回到工作台。

手底的触感告诉他,背面才是真正的封口。翻转信件,一个大红色的蜡封印章出现在眼前。上面雕刻着的纹章,和那个邮票位置的不明所以的标志如出一辙。

挺好看的。

他这么想着,然后直接破坏封戳,打开信件。

“这是一封,来自走投无路的来栖晓的一封信。”

“我并不清楚这封信最终会流到谁的那里,我也无法左右。拉雯坦说,这是唯一能够帮我留下些什么的方法了。”

拉雯坦?好像有点印象……高中那会儿做梦的时候倒是经常会梦见一个蓝色衣服的女孩子,因为太可爱了,还写进日记里了。

“即使你可能与我会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即使你会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我也要将我经历的一些事情写在这里,万一我就中头彩了,给了个与我有关的人呢?”

“我不是一个好人,也算不上一个优秀的人,我只在我愿意的时候,干了我不后悔,不反悔的事情。”

“我因为半路救了一个被男人危险并求救了的女士,被受伤的男人反诬告,险些就进了少年劳改所。”

自己记忆中,似乎有那么一回事吧,但当初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那个女人也不属于什么清者自清之类的家伙,而是和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当初的自己,没有前去救援。

这种事情根本只是社会的冰山一角,如果不是那些更加丑恶的事情依旧存在,这种只能当做花边新闻的东西又会引起多大轰动?不过只是个男人仗着权势想要要挟女士就范而已,对比起那种小事,怎么改变社会才是更重要的吧。

“我被东京的佐仓先生接手了,佐仓惣治郎先生是一个非常口是心非的人啊,要是没有遇到他的话,我肯定就无法正常地面对别人恶意的眼光了。”

“佐仓先生让我住他店里的阁楼,那是个很不错的地方。虽然狭窄了些,但作为栖身之所已经足够了。”

“转学去了东京的秀尽学园,对,这并不是一个听上去好听的名字。但也是唯一愿意接受我这种‘前科犯’的学生的学校了。学生不去上学还能干什么,待在家里连门都不能出吗?呵,我觉得那样的话,生不如死。”

“而且为什么我要受别人约束?我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

“在上学的第一天,事情就不一样了。”

“认识了新朋友坂本龙司,龙司很好说话,但就是性格冲了点。但也因为他的冲动,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随后,是很多被划掉的句子,勉勉强强可以辨认出“殿堂”、“鸭志田”、“shadow”之类的字眼。

“我们在逃亡的路上遇到了一只叫摩尔加纳的猫。他是只黑猫,但嘴巴和四蹄是雪白的颜色,带着黄色围领,很帅气呢。”

似乎以前捡到过一只白嘴的黑猫,但那只黑猫被发现的时候身上到处都是外伤,即使去了宠物医院,也才三天就死去了。

似乎死前睁开眼瞪着自己,自己还被吓到过。

但记忆都很模糊。

根本不可能回想起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遇到的那只猫。

但看那个样子,应该是被虐猫的家伙抓到了吧。

“他给了我们建议和指导,我们之后能够让别人改心,然后将他们改变成好人。”

“就算再洋洋自得,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地位而去害人。”

“我永远都会贯彻我自己的正义。”

……

“在那之后,我就回到了这里,并留下信件。”

“我并不知道拉雯坦会将它交给谁,我也不知道谁最终会收到这封信,对于我来说,我的所有任务已经完成了。”

“虽然我失败过,而且是第二次经历这些事情。”

“但我绝对不会因为正义而后悔。”

看完信件,他长舒了一口气。

恍若自己真的经历过那些事情一样。

付在信后的那个红色的纸片,应该就是预告函,但仅仅只有标志那边有图案,背面空无一物。

红色的底,黑色的标识和装饰,可真是狂气啊。

那么,怪盗团的大家,都还好吗?

就恍若被什么人附体了一般,他觉得一切都是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满脑子都是前去东京,好好地找找现在成为路人的那些熟悉的脸庞。

怪盗团的过去,肯定非常有意思吧。

……

他找了个不需要加班的日子,终于踏上了他从儿时就向往着的东京都市旅程。

【下一站,涩谷。】

终于到了。

他想着,然后走下了列车。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他根本就不熟悉的地方。

中央大街上没有生存游戏店,也没有大爆炸汉堡。

询问路人,皆是茫然。

不死心地上网搜索,才发现根本就没有叫做“吉田寅之助”的政治家,也没有什么“废柴寅”的传闻,甚至几十年前的那段时间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政治家的丑闻,也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家倒台。

神情恍惚的他又乘上地铁,来到四轩茶屋的街道,熟悉的街区却住着不一样的人。

连房子的制式也不一样。

根本就没有佐仓这户人家。

我,做错了吗?

没有记忆,没有咖啡店,没有那所秀尽学院。

名为雨宫莲的路人,在此处驻足,又在此处彷徨。

像是个幽灵,抱着虚假的记忆,活在不属于他的人生里。

做着一个虚假的英雄梦。

――――――――――――――――――――――

临时有脑洞而写的短打。

本来想打主水仙,最终发现不合适。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但半路睡着了,之后就完全对不上构思时的脑回路。

手机排版好垃圾啊。

我真菜x

评论(2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