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主明】Fragment 02

个人归档

*不老魔女梗,魔药师来栖晓x天使恶魔混血儿明智吾郎。

*我流晓哥与我流明智。

*ooc预警,ooc全是我干的,人物属于a社。

*我流性冷淡文笔。

*原本想写短打,写着写着写high了……

*我也不知道几章完结。

*链接:01

――――――――――――――――――――――――

眼前的孩子突然瞪大的双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情感,看着这一幕的来栖晓依旧笑着,但却移开了视线,不再担心孩子的状况,而是专心调动魔力,驱动着蓝色火焰打开那扇玻璃门。

琉璃的光华一瞬而逝,打开的门后是更为浓厚的黑暗。

受到惊吓的孩子自动抱紧了魔药师,笑得更加开心的来栖晓反手一挥,眼前的黑暗就变了一个样。

引路的火焰跳动着,旋转变化成一个又一个飘起的老式煤油灯,原本漆黑的前方因为更多火焰的加入而变成一片璀璨的星河。一个又一个蓝色的灯火从虚空中升起,黑暗渐渐因为这些灯火而变得有些光明,前方渐渐明亮的印象空间像是有了生活的气息一般,不再让人那么排斥。

马车穿过门扉,一个长亮着昏黄灯光的漆黑外观的方尖塔出现在眼前,来栖晓低头瞄了一眼依旧不愿意看前方的孩子,想了想,伸手召唤出一个又一个长得非常像鼹鼠的精灵。用小火苗将信息传达给这些并没有语言的生物,瞬间如同流星划过一般,精灵们以超出马车几倍的速度赶到方尖塔面前。看着黑暗中的方尖塔旁开始动土兴建的一个一层高的小屋,满意地微微点头的他又召唤出一个带着蓝色帽子的雪人,轻轻用手一点雪人的头顶,雪人似乎活过来一样跳下虚空,在座位上蹦蹦跳跳。

怀中的孩子似乎是注意到了雪人的到来,放松的力量也让来栖晓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样,这都只是个孩子,如果连孩子和女士都照顾不好的话,自己也太失礼了。

马车悠悠前行,看着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小屋,来栖晓小心地让一个个已经变成油灯的火焰在新建的小屋旁形成一个小结界。

“别顾着和雪人玩,你要住下来的话,就要知道一些东西。抬起头来看看吧。”

沉默着的少年顺从地让来栖晓抱着自己,转过头看着前方,瞬间被点亮起的点点光亮所吸引,来栖晓有些歉意地说道:“抱歉,我刚刚才意识到我这里没有让别人住的地方。”

“现在的那个在建造的小屋子是以后你的住处,别嫌弃简陋,毕竟很仓促,而且我也没有接待过住下来的朋友。”

看着孩子似乎很专注地看着前方,来栖晓有些无奈:“你先看看脚下吧,别吓着了。”

孩子顺从地向下看去,但随后就捏紧了抱着自己的魔药师。轻轻地笑起来,魔药师用轻飘飘地声音在孩子耳边落下一击重锤。

“是不是很熟悉?在我的随身空间中看见这些植物的时候,是不是想到了一些不是很美好的回忆?”

“毕竟啊,这是出产自地狱的食人花,专门被一些领主用来折磨灵魂而养的。不过我是养着来制药的,毕竟这种花的价值很高。”

看着马车结界外随着光芒疯狂生长并想要突破结界的长着牙的生物,来栖晓轻轻地揉了揉孩子的头顶,抱着孩子的手也微微用力,来让稍微颤抖着的他能够感受到别人的关心。

“你是不是会因为我不听话就将我丢进去?”

孩子没头没脑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善于察觉人心的魔药师微微摇头,说道:“我为什么要将你丢进去,又或者说,你会惹我生气么。”

听着魔药师的话,孩子并没有安定下来,反而是狠狠抖了一下。

大概在心里有个底的魔药师捏起前额的碎发,出神地思索着。

等到马车前进到了方尖塔塔顶的窗户之后,有小精灵来提醒来栖晓时,才梦如初醒般回神。来栖晓有些惊讶于孩子对于自己的沉思没有任何的反对,反倒是非常安静地呆在怀抱中。伸手推开那两人高的彩色玻璃窗户,在马车上站起来的他将孩子抱着,慢慢踩着虚空走进窗户内。

柔和的黄色灯光照亮着整个房间,来栖晓看着熟悉的简单配置,在心中轻轻地回答一声“我回来了”,之后就将孩子放在地板上,看着还才像是个7岁人类孩子一样的带着兔耳的孩子,来栖晓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个新的瓶子,对着他说道:“喝下这个吧,你逃出来之前喝的药水能够抑制你的异族外形,但相对地,也无法让你有保护自己的力量。在这个地方就不用瞒着了,反正也就我一个人居住。我也不喜欢开聚会什么的,虽然有好几个朋友,但也不经常来往。”

“对了,瓶子自己留着吧。再给你一个铃铛吧,里面有一个雪精灵,有什么事就让他来通知我吧。”

孩子不解的目光落在来栖晓身上,来栖晓最终只是报以微笑。似乎是有些苦恼,孩子扯了下垂下来的兔耳,才做出决定。

一个小光点飘到来栖晓耳边,光点里微小的精灵小声地说到。

“为什么兔耳还在啊!这个药可以恢复的吧!”

笑得特别开心的魔药师在一口气喝下药水的孩子眼中是那么地不可理喻,孩子摸了摸头顶,取代一对兔耳的是前额的两个非常小的突起,感受到背后收起翅膀处的瘙痒,孩子的脸上有些难堪。

“看来你服药时间也很早啊。”来栖晓一抹眼角的泪水,说着。

话音刚落,两片长着爪子的羽翼撕裂开孩子身上的衣服,略微有些窘迫地,孩子立即用双手护住胸前,一双比孩子还稍微大一点的翅膀向前聚拢阻挡来栖晓那略带审视的视线,微微有些红的脸别开视线,扭过头去让自己不要太过在意,但那微微张开一些的眼睛早已暴露了他内心的挣扎。

“果然呢。”

来栖晓伸手召唤出一簇火苗,向着孩子的方向做了个抛物的动作,火苗就向着孩子飘去,最终停滞在孩子面前,然后突然暴涨,包裹起他整个上半身,随着火焰的退去,一件无比合身的衣服凭空出现在孩子身上。

来栖晓看着那盯着那身浅蓝色短袍上下左右看的孩子,打了个哈欠,一挥手就倒上自己的床,最后叮嘱到:“我这座塔都是通过窗户进出的,虽然我有说过让精灵们给你的房间安个门,但具体执行是他们,我也不知道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如果要去休息之类的话就直接飞过去吧,有事的话让小精灵叫我吧。”

进入睡梦前,来栖晓听见孩子非常大声地说:“我叫明智吾郎,总……总之谢谢您!”

微微翘起嘴角,来栖晓想着,自己应该可以做一个好梦了吧。

……

完全不知道怎么让自己肚子填饱的明智吾郎,今天也是找小精灵做饭的一天。

除了带着自己进来的那天,明智吾郎根本不知道来栖晓在干些什么。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见过来栖晓。

铃铛里的带着蓝色帽子的雪精灵正和明智吾郎面对面地趴在床上,大眼瞪小眼地等着那个绿色头发穿着大红色晚礼服的名叫希路奇的女性精灵做完饭。

来栖晓的印象空间没有白天黑夜的区别,有的仅仅只有黑夜,但明智吾郎也猜得出,是为了养那一院子的地狱生物。

想起那些长着牙齿的东西,明智吾郎就觉得有一种从脊背上升起的凉意。

无聊地戳着名为杰克霜精的雪精灵,明智觉得这又是一个无聊的一天。

不过,再怎么说都比以前好。

突然,自己的门被打开,冲进来一只慌慌张张的小精灵,稍微能够听懂一些精灵语言的明智吾郎只能从它那语无伦次的反复里确认为数不多能够听懂的精灵俚语。

天使……冲击……结界……找不到……

明智吾郎思考了一下,觉得大概意思应该是“有天使在冲击结界,精灵找不到来栖晓”的大致意思,有些无语地,明智终于爬起身,走到门前,推开那自从住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打开的大门,抖动起自己那似乎要长霉菌的翅膀,摇摇晃晃地飞起来。

不得不说,当初来栖晓睡着之后,明智吾郎就是难以置信地呆在他的房间里仿佛一块木头一样。

根本就没有学过飞行的明智,最后是在精灵们的帮助下颤抖地飞在一大堆地狱生长的“食人花”之中,渐渐降落在房门前的空地上的。

因为实在是心理阴影太深,以至于明智完全没有学会飞行的喜悦感,反而是努力地在来栖晓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自学会了如何将翅膀收起。

这是他第二次飞行,歪歪斜斜地飞到方尖塔顶层的窗户前,轻轻敲门而不应的他,最终因为控制不住翅膀,推开了根本就没有上锁的窗户。

房间里的火焰混乱地跳动着,在空中毫无规律地做着一个又一个的加减速,被眼前的光景吓得住了的明智瞬间就收回了自己外露的羽翼,回过神之后,明智才惊觉来栖晓根本就没有清醒,而是依旧穿着那身晚会服饰,倒在床上。

难道他根本没有清醒过吗?

明智吾郎小心翼翼地前进,眼前一簇火焰突然向自己冲来,被吓傻的明智在火焰飞离很久之后才发现,在所有火焰都要接近自己的时候,都会被一层保护膜一样的东西隔开。瞬间明白这是来栖晓为自己制作出的衣服而形成的结界。

放下心的明智快步走到来栖晓身边,原本以为会看见魔药师脸上出现很难受的表情的明智吾郎反而看见了一张没有任何波动的熟睡脸。

和地狱里不一样。

明智吾郎第一次清楚地认知到了这一点,伸手推着来栖晓的身体,意外地是,没让他做太多的功夫,来栖晓就睁开眼了。

他看得很明确,来栖晓睁眼的那个瞬间,眼前刚刚飘过的蓝色火焰瞬间消失了,就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房间内没有任何能够证明之前这个熟睡的魔药师的力量在暴走。

“明智,你在叫我吗?”

并不熟悉的声音拉回明智那环顾房间的视线,刚想要开口的他看着来栖晓,不知道怎么就不想说了。

“诶?龙司?啊,这又过了多久啊……”睡得晕头转向的魔药师一感知印象空间的状况,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在房间里开了一道门的他打着哈欠,用手从床撑起,就算做好了迎接客人的准备。

“晓!你的印象空间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啊!一直都进不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着那个大大咧咧的天使的声音,来栖晓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失落的孩子,来栖晓伸手揉了揉那一头栗色的头发,然后不由分说地不顾他肢体抗议得就抱起明智吾郎,一边将孩子安顿在腿上,一边兴致缺缺地回答着那个隔空提问的好友问题:“所以这不是让你进来了吗?”

似乎是不愿意踏入来栖晓的印象空间一样,扎着粉红色蝴蝶结的两根白色的羽毛从微张的门缝中被丢进来,随后,门就消失了。

“这家伙,单方面不愿意见我吗?还是自己有什么急事?”来栖晓自言自语地说着,略微失神的瞳孔暗淡下来,然后俯下身,将头埋在身下的孩子肩上。

明智吾郎有点受不了那一头卷毛的磨蹭,伸手想要推开来栖晓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

“说起来,明智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住的不舒服吗?不是说过了让精灵来通知我就可以了?”来栖晓出声问道,明智根本不想回答,但当他看见那个慢慢飞近的精灵,犹豫了下,还是开口了。

“刚刚它来给我报信说,有天使在砸你的结界,精灵找不到你。”

瞬间,明智就感觉到了身后人的颤抖,以及带着颤音地解释出了明智吾郎根本不想听的,和他的猜测南辕北辙的答案:“人家精灵说的是‘那个天使又来了,但结界受到冲击打不开,天使在外面抱怨说又找不到进来的门了’……你是怎么理解的啊……”

“烦死了。”

听着明智吾郎那小声的反驳,来栖晓一抬眼就看见那红彤彤的耳朵尖,好不容易抑制住的笑容又回到嘴角处。

这孩子,也太可爱了吧。

好一阵之后,来栖晓才想起来要去拿那被龙司丢过来的“天神落下的羽毛”,一放手,怀里的孩子就跳到地板上,远远地跑到门边,不愿意来栖晓的接触。

拾起那被随意丢弃的药材,用冰将它封印起来,来栖晓略微想了想,问站在门口的明智吾郎:“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

“我想要做个实验,你能不能给我些骨头粉末?”

言语中一瞬间的冲击,恍若重锤,让明智吾郎眼前一黑,摇摇晃晃的身体摔倒在地上,那些黑暗血腥的记忆支配了整个身体,背后的双翼不受控制地放出,原本明亮的眼睛瞬间变成血红的竖眼,被压制的力量不受控制地冲出身体,暴走的力量在眼前形成漩涡产生巨大吸力,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吸入内部一般。

对于来栖晓说,这个黑洞中的气息实在太熟悉了。

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放肆的来栖晓右手一挥,狭长的火焰中,一柄黑色的木桩长杖出现,伸手握住长杖,在眼前的黑洞还没形成之前,向前释放出以蓝色火焰构成的结界,四周摇摇欲坠的景象一下平静下来,法杖向前一指,黑洞后的明智吾郎直接倒飞撞出玻璃窗户,一位通体蓝色的女神从虚空中浮现,褐色的长角上缠绕着的白色丝带接住了力量已经陷入暴走的明智。女神伸手接住从丝带上缓缓滑落的他,抬手间,明智就变回了之前的模样。

面对着黑洞的来栖晓双目跳过黑暗,似乎是窥探到了这一幕,他笑着,吐出口的言语却万分冰冷。

“西布莉,把他交给爱丽丝照顾。”

白色的眼眸跨过黑暗,看着来栖晓,虚空中的女神点点头,向着黑暗中伸出手指。

划出的痕迹变成一个如眼睛般睁开的蓝色漩涡,向前将明智送入那漩涡之后的世界,女神向来栖晓略微低头致意,然后虚影就在空中渐渐破碎。

认真盯着眼前即将吞噬自己的深渊,来栖晓笑着,木杖在空中一点,黑洞就变成了一个装饰着五彩琉璃的玻璃门扉,向内打开的门,伴随着法师的进入,渐渐消失在空间中。

只有破碎的玻璃门才能证明,这个空间主人的离去。

渐渐熄灭的火焰,让印象空间渐渐归于宁静。

――――――――――――――――――――――――――

tbc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