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x莲】Mirror 10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

*电脑端走头像,手机走:
09
11

―――――――――――――――――――――――

看着那消失在校门口的几个人影,躲在暗处的来栖晓微微叹了一口气。

最终还是进去了,真的直接顺着第一次的顺序通过?这个家伙也太乖了点吧。

想想自己那无限轮回着的日子,为了破局甚至在第二天就打完鸭志田卓之后就趁着空档期独自将金城殿堂给扫荡了,但对于他来说这也无济于事。

在那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改变的。不过说没有改变这种话也不太对,少让他们打一个殿堂,改变了怪盗团集体一起行动的次数,而已。

最终结局,还是没有改变。

最后,自己依旧一清醒之后,就站在了涩谷的地铁站口上,看见了亚森那燃起的蓝色火焰。

甚至有那么一次,自己直接休学去日本全国旅游了。

依旧没有改变。

真是可笑,英雄被世界困在一个需要他拯救的时间段里。

对于雨宫莲这种规规矩矩的行为,来栖晓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从第一次之后他就确认了,这个世界上,有些什么东西束缚着自己的行为。

比如不能一次性将所有事情告诉雨宫莲,只能在他说出了某些关键信息之后,才能够将自己知道的情报与对方交流。

就仿佛,是雨宫莲选择接受了他,而他还没有接受雨宫莲一样。

本来本着搞事心理的自己,开始救想将一切全部说出,然后将雨宫莲带入那个“无休无止”的结局,让对方明白现在问题的严重性。

但泡汤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摆在来栖晓面前的,是另外一个更加严重的事,就比如。

现在,要去哪里呢……

拿着手机随意地划着地图,漫无目的地翻找下,依旧没有找到什么必须要去的地方,虽然可以去找武见妙买些药物,但战斗相关的一些事情还是让雨宫莲去头疼吧。懒得再考虑世界走向的来栖晓最终还是决定还是先去天鹅绒房间找拉雯坦叙叙旧。

说不准就能够直接和伊戈尔对话,这种机会可是来之极为不易的。

毕竟,在梦里召唤我的,可是一个不怎么好惹的家伙,天鹅绒房间现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真的非常在意啊。

从虚空中摸出一个蓝色的钥匙,在塔罗牌上看过的扭曲纹路浮雕在即将握住的把手上。看着渐渐在虚空中成型的蓝色铁牢,来栖晓轻轻地笑着,将钥匙虚插进空中的虚拟锁扣,打开了一扇通往蓝色空间的大门。

“欢迎来到天鹅绒房间,很抱歉目前主人并没有在房间里,请问今天需要什么帮助吗?”

“来栖晓先生。”

微笑着的嘴角,微微眯起的金色眼眸,蓝色的天鹅绒制服贴身地穿在女孩娇小的躯体上,抱着一本完全不适合自己的大书,天鹅绒住客对来访者发出询问。

继续将自己想问的事情推翻重新构思过的来栖晓,只能重新斟酌自己要说出口的话语。

看着眼前的拉雯坦,来栖晓也冒不出什么兴师问罪的念头,无奈地耸耸肩,拉雯坦也就没有继续理他,开始打开手中的书,翻动着。

略微有些新奇地,来栖晓突然发现身上的服饰并没有变成囚服。作为一个曾经一度被囚服所支配夜间的人,来栖晓感慨着这种细微处的变化。

“奇怪吗?”

笑着翻动着手里的书本,拉雯坦看着那些渐渐浮现的卡牌,轻轻点了点微微外放光的四张卡片,来栖晓看着熟悉的那些卡片,却皱起了眉。拉雯坦没有等他再仔细看个清楚,就将厚重的书本重新合拢,收回了那些卡牌虚影。来栖晓依旧盯着拉雯坦,但毫不惧怕地拉雯坦直视来栖晓的双目,但视线中没有丝毫的攻击性,反而夹杂了一丝探究的意味。

“多了一张。”来栖晓突然出声说道。

拉雯坦既不否认也不确认,只是笑着说道:“不一样了。”

“雨宫莲那边怎么样?”来栖晓也知道再问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顺着自己那跳跃的思维,选了一个对方必然知道的问题问出口。

“在这种时候,你才会这样疏远地叫他全名。”拉雯坦微微摇头,对于眼前这个连平时相处都开始带着面具的青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就是你,你就是他。”

拉雯坦突然认真起来的眼神让来栖晓仿佛被看透了内心一般,但并没有对此过多在意的他,只是轻轻地出了一口气。

虽然拉雯坦的这种说法和没说一样,但来栖晓对于自己的想法已经有了定论的当下,反而是更加坚定了自己想到的一些事情。

虽然并不是什么很好的想法。

在目前一切状况都不算明朗的当下,拿到了来自前辈圈出重点的来栖晓相对于雨宫莲来说,已经获得了不小的优势。

但现在,情况可能会超出预料。

毕竟,看拉雯坦的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雨宫莲看见的东西,和来栖晓看见的东西,非常不一样。

应该只有他一人知晓这件事。

不过,就算是这种情况,也非常有意思。

“那么,拉雯坦小姐,不知可否愿意在梦中与我相见呢?”

来栖晓就这样向着拉雯坦微微倾身,右手向前抬起,左手收至背后,做出了一个舞会邀请的手势,脸上的神色就仿佛在说自己其实只是开个玩笑一样。

拉雯坦摇头,口中的话语听上去很无奈:“我无法左右。”

“了解。”来栖晓却是点头笑着,已经获得了答案,这对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两个心照不宣的人打着哑迷,互相交流着情报却又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突然成型的发现和一直没有得到确认的结果在短短几句交流中得到补足。尽管没有任何一方认为自己有泄露什么,就算自己给出了提示也是单方面的施舍。

神明不在的空间内,微笑,可以掩盖住一切的情感。

―――――――――――――――――――

本章大量伏笔。

虽然我觉得我写的超明显了,本来按照自己的习惯来说,一些东西肯定不会说这么明显,但为了让自己进度加快我最终考虑挑明以前的伏笔。

本来拉雯坦交流的片段是几百字就完了的。

考虑这又不是我完全原创的文,何必将伏笔埋得那么深然后一直拖到最终章才给解释,大家看得开心点就可以了。

也好看看大家脑洞多大。

目前mirror结局已经写完了。

然而中间过程太――长――了――

强行逼自己不搞那么多事情。

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虽然最近依旧不可能连更x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