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墙头超多爱搞事的桑梓,
沉迷脚踏无数冷泉热圈,
沉迷过气番无法自拔,
完全性全员厨,
所有cp基本无差,
爱他就让他攻的五四好青年,
极其喜欢水仙,
冷cp爱好者,
部分圈粮少到想要自己产,
……然而都会弃坑。
日常干的就是回圈和淡圈,
两秒一圈的典范。

© 桑梓今天顶着锅盖爬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

【晓莲】Mirror 11

个人归档

*走主线剧情,剧透注意,原作剧情崩坏注意。

*雨宫莲是be2被伪神套路结局,但是是一周目,第一次重置。来栖晓依旧是我流多周目怠惰轮回,这边的晓稍微有点痞。莲莲五维没有满,但晓哥五维满了x人物属于a社ooc属于我。

*不要对文笔有什么期待,开双坑更新翻倍慢了解一下

*电脑端走头像,手机走:
10
12

―――――――――――――――――――――――

当雨宫莲从鸭志田殿堂出来,摩尔迦那就一溜烟不见了踪影,叮嘱好刚刚觉醒的杏和龙司要休息后,等待他的就是站在地铁站门口昏昏欲睡的来栖晓。

雨宫莲有些惊讶,因为按照他的理解,来栖晓此时有很大概率是搞事去了,再不济,也要去撩一把川上老师或者武见医生。而不是站在地铁站口无所事事,像极了一个等着不知道去哪里了的弟弟的哥哥一样。

带着询问以及惊奇的语气,他和来栖晓打了个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等我?”

然后雨宫莲就听见来栖晓用特别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了一句特别理所当然的话。虽然那种吊儿郎当的气场,让雨宫莲又想呼他一脸。

“当然是等你啊,钥匙在你那里的啊,除了来找你我还能怎么样啊,难道要半夜被你关在外面吗?”

所以在我累死累活打殿堂的时候你就站在这里无所事事?不可能吧?

来栖晓看了看雨宫莲那张写满了不相信的脸,耸耸肩补充道:“实际上我去了一趟印象空间,捞了堆破布回来。”

雨宫莲不是很想听见他这种敷衍的回答,就算对方说的是实话,目前也无法进行确认,总而言之就是对方又干了些什么但自己一无所知。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雨宫莲看了来栖晓一眼,然后绕开他前往地铁站,慢慢走着。听着身后几乎一模一样的脚步声,雨宫莲默默揪起前额的一缕碎发,思考着。

最可疑的,就是进入殿堂时,坂本龙司和摩尔加纳并没有对自己都一身黑色风衣提出任何异议。

也就是说,来栖晓穿的是和自己一样的衣服。雨宫莲意识到这个问题肯定有些什么还没有浮出水面的东西,自己还被对方蒙在鼓里。

而且不止这些,很可能,之前梦中拉雯坦提到的那个钥匙就是在来栖晓的手里,之前在印象空间就是被来栖晓推入凭空出现的天鹅绒房间里。而且他们之间的对话自己完全无法知晓,对方获得了多少信息自己就少得到了多少信息,而且也没有把握将这些信息再从拉雯坦口中套出来。毕竟自己只见过拉雯坦一次而已,远不如对方那不知重来了多少次的经验。

只能主动出击了。

作为一位没有收留摩尔加纳的怪盗团leader,雨宫莲认为,自己可以尽己所能先逼来栖晓做出一些能够套路对方的行为。

站定回头,雨宫莲看着险些要装上自己的来栖晓,说道:“我待会直接去新宿,当然随便你去哪里了,我很晚才会回去。”

看着对方脸上闪过的些许惊讶的神色,雨宫莲默默在内心给自己划了一个大勾。

来栖晓绝对没有猜到自己这种稳妥派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违背世界线的行为,但作为怪盗而言,不走寻常路本来就是应该拥有的美德。再坑他一把好了,虽然这个要求并不能太大程度上限制对方的自由,但肯定能为自己赢来不少弄清楚一切的时间。

“以后每次去殿堂都换一次身份怎么样?你肯定有你想要确认的,我也肯定有我想要确认的,互惠互利。毕竟殿堂也可能有很大不同,不和朋友们一起的话,自己一个人肯定不够的。”雨宫莲不紧不慢地说着,看着来栖晓脸上的表情渐渐微妙,突然很开心。

计划通。

蓝色天鹅绒房间的住客打开的书本上浮现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图景,在空中悬浮的虚影中,两位双胞胎怪盗的影像却仿佛不稳定一般,宛若电子系统被入侵了一样,不停出现影像错误的方块。看着这种情况,金发的小女孩只能微微叹出一口气,即使是低头也无法掩盖眉眼间笼罩上的悲伤之感。

“最终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啊,能不能够意识到这一切呢……”

“只可惜……你的执念已经如此根深蒂固了,最后留在这里的你,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是你。”

“诡骗师啊,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帮助你啊……”

缓缓合上的书本,依旧是因为不知从何处出现的水珠留下了一个潮湿的印记,但随后,又仿佛即刻就被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怕是天鹅绒房间的正主回来,也无法改变的局面,此刻只能够交给陷入命运漩涡之中的本人来选择。

来栖晓微眯双眼,看着面前那个绝对不像是在说什么玩笑话的家伙,头一次冷着脸说道:“行啊,反正你不怕出事的话,那我肯定奉陪到底。”

“不过啊,莲莲你是不是太大胆了呢?”

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究竟指的是哪个行为,雨宫莲就被来栖晓拽着走进转乘站内的一条小路,无视了正在维修的路口标识,狠狠地将人按在墙上。

“既然我答应了你的提议,那么是不是也要让我收些利息呢?”

雨宫莲看着眼前这位虽然嘴上恶狠狠的家伙,但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看着自己,默默顺着目光追寻而去,那是几个小混混一样的人。

对于他们,雨宫莲稍微有些印象。

金城润矢的手下。

来栖晓想要干什么?

随后,渐渐被阴影覆盖住的视野让雨宫莲被迫收回目光,眼前渐渐放大的脸直接将自己逼到紧贴墙壁,完全被遏制住的身体连基本的反抗都无法做到。

被遏制住惯用右手的他连自己的眼镜被对方推到头顶都没有做出什么有效反抗,略微干燥的触感贴上嘴唇,猛然回神时不由自主想要出声,却因为微微松开的牙关而被对方直接侵入并攻城略地,依旧无法抵抗的激烈扫荡让雨宫莲忘记了一切,甚至因为对方激烈的进攻而躲闪的舌头也仿佛迎合动作一样,反而刺激了对方。

渐渐在其中沉沦的雨宫莲甚至无意识中闭上双眼,沉溺于对方的节奏之中,最终也不知道何时放开了自己。

喘着气,调整着状态的雨宫莲看着风轻云淡的来栖晓,完全无法释怀。

这个家伙怎么吻技这么好?

完全不知道自己露出的眼神对方完全能够读懂的雨宫莲,还沉浸在之前的吻中。这样带着赤裸裸嫉妒和一丝丝羡慕的眼神出现在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上,来栖晓真是觉得万分新奇。

“怎么样?”

“最恶……”

――――――――――――――――――――

果然不能鸽太久,伏笔一个个忘了个干净x

破事太多,制约码字。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