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荒唐,却又真实的梦。

想想好笑,梦不都是回想起来才会荒唐的吗。

梦里,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是真实的。

分辨不出现实了。

2

他就站在我面前。

我是个被他救出来,傻子一样愣神的人。

我以为自己穿越了。

他站在我面前,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也似乎只是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但我听不见了。

3

我以为,我是特别的那个人。

我以为,我是他计划里的一环。

我甚至以为,自己是一个在汪家卧底的人。

我这么特殊。

是不是就能提醒他什么。

左右他什么。

4

他似乎要去哪里。

整装待发。

可能是长白山吧。

毕竟他话语中透露着轻松。

而且装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我想提醒他什么。

5

我想说出口,却又发现我没办法说。

我没办法说让他不要去长白山。

我没办法左右他的行为。

尘埃已定。

再怎么说。

现在我也只是一个棋子。

一个与他生命只有一点点交际的人。

哪里能够说动他,不去救他的好哥们。

出生入死的,不是我,是他们。

甚至他这个行为非常正确。

去他娘的终极的秘密。

他们已经搞定了一切。

救一个和自己共同遭遇的汪家棋子。

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人可是他的哥们。

一起倒斗的哥们。

甚至他还代替了自己的“十年”。

我没有理由劝阻。

6

我没办法告诉他,这个世界的故事。

没办法告诉他,贴吧的多次骂战。

没办法告诉他,他的真人改编成了什么样子。

没办法告诉他,他的亲爹不想要他了。

也没办法告诉他,他爹只要那个“长七零”。

我什么都没办法告诉他。

太丢脸了。

7

没人知道那个世界里有没有什么“摆渡铁吧”。

没人知道有那么一个地下组织。

没有人知道他在沙漠里搞坏了自己的嗅觉。

没人知道他为了得到那些资料,人不人鬼不鬼,与蛇共舞。

没人知道他为了等那么一个合适的人,等了17次。

没人知道他为了布局,自囚在那地下。

没人知道的机关屋的操纵者。

其实是他。

也没人知道,西湖旁有个读了土木工程的一本一流大学毕业的学生,去倒斗。

甚至没人知道他们的一切。

啊,我错了。

是没有“大众”知道。

也对。

他们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8

我流着泪醒来。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尽力了。

我们的世界,永远都不要打扰到他就可以了。

我们的骂战,永远都不要被他看见。

我们经历的一切,他千万不要经历。

我告诉自己。

我这样就可以了。

要分清现实的。

9

我对他说出口的唯一一句。

是祝福。

“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对。

莫回头。

2018-08-11吴邪
评论-11 热度-5

评论(11)

热度(5)